返回第六九四章 皇帝的密信  回到明朝做昏君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马上去准备。”站在金正民身边的人连忙说道。

    说完,他转身就向外走了出去。

    金正民的家门口。

    李良伺候着金正民上了马车,随后沿着街角走到拐角处,看着眼前的人沉着脸说道:“大人已经走了。”

    这人看了一眼李良,点了点头说道:“你做的不错。”

    说完,他随手将一个包裹扔给李良继续说道:“这是给你的银子。你的家人已经在等你了,带上他们马上走吧。”

    “是,多谢。”李良连忙接过包裹,转身就走了。

    看到李良的背影,张峰说道:“告诉他们,准备动手吧。”

    “是,大人。”身后的人答应了一声,各自散去了。

    坐在马车上的金正民很着急,他现在非常非常想赶到王宫把整件事情和大王说清楚。

    现在他也明白了,这就是有人在搞事情,很可能就是凤林大君在搞事!

    没想到自己居然上了当!

    很可能是赵晨起那个老家伙的谋划。

    真没想到几年没打交道,这个老家伙现在居然已经这么厉害了,而且谋划的如此深远。这次都上了他的当。估计朴正阳的事情也是他干的,简直是罪大恶极!

    “飕飕飕飕飕!”

    突然,响起了无数箭羽破空的声音,无数的箭羽直接射进了金正民的马车。

    马路的正中央,一个人抬起弓箭,飞起就是一箭。

    箭矢直接沿着车帘子就射进了马车里面。

    “噗嗤!”

    金正民还没有反应过来,箭就射进了他的身体,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脸上带着浓浓的不甘,金正民一头倒在了马车上。

    周围瞬间大乱,无数人尖叫着奔跑,整个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谁也不知道哪里突然冲出来这么多贼人,这些人动手干净利落,还很凶悍。

    “看看。”张峰摆了摆手说道。

    有人连忙跑到马车前面,将所有的车夫和护卫都补了刀;最后看了一眼马车里面的金正民,没有丝毫的犹豫,也补了一刀。

    他随后转身走到张峰的面前,点了点头。

    “撤。”张峰收起手里面的弓。

    大街上乱成了一片,很快就有衙役和巡城的武夫赶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完蛋了,出事了!

    消息也很快被送了出去。

    朝鲜王宫内。

    张余见到了朝鲜国王。

    让张余没想到的是,凤林大君居然排在了朝鲜国王的身边,这倒是一件好事情。

    眼睛微微眯着,张余说道:“见过大王,见过大君。”

    “张大人免礼。”朝鲜国王笑着说道。

    等到分宾主落座之后,茶水也端了上来。

    简单的说了几句客气话,朝鲜国王这才问道:“不知道张大人今日进宫有什么事情?”

    张余看了一眼朝鲜国王说道:“之前福王殿下曾经来过,对大王说了一些事情,是关于大王国内的事情。回去之后,殿下很后悔,所以这次派臣来了。”

    “不过大王应该也能理解,毕竟当时大明朝鲜与倭国的战争打得如火如荼,实在是要小心谨慎一些,不该有丝毫的差池。如果那一战要是打败,我们两家谁都承受不起。”

    “是是是!”朝鲜国王连忙摆手说道:“王爷也实在是太客气了。他说的这些,本王都能理解。回头本王要亲自见王爷,和他好好的聊一聊。”

    “如此,再好不过。”张余点头笑着说道:“这一次本官过来,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只是没想到张福张大人居然会全家畏罪自杀,让人不胜唏嘘。这件事情如果没有大明的参与,恐怕不会是今时今日这个地步。王爷心中愧疚,实在是不好意思见大王,所以让本官过来。”

    “在这里,我要表个态,朝鲜国内的事情就是朝鲜国内的事,大明不会干预。关于这次的案子,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现在我们已经打赢了,倭国已经不复存在,接下来就是如何占领倭国的事情。这件案子摆在这儿,反而是如梗在喉,还是早点解决的好。不知道大王觉得如何?”

    朝鲜国王脸上的表情很微妙,刚刚还很高兴,毕竟张余说了这件事情大明不管了,以后朝鲜国内的事情大明也不管。

    可是刚刚说完,张余立马就转变了态度,直接就说出了另外一个消息:大明觉得这件事情该解决了。这些案子不能再这么继续闹腾下去了。

    虽然这个处理的方式让朝鲜国王很舒服,可这是大明的不管吗?

    这不是吧?

    刚刚松了一口气,瞬间就提了起来,而且脸色还非常难看。

    朝鲜国王沉吟了半晌,只能笑着说道:“张大人说的有道理,这件事情的确不易惊扰过大。到了这个地步,也的确到了该结案的时候。本王这几天就会安排。”

    “如此,再好不过。”张余连忙笑着说道。

    一边的凤林大君脸色也好看了起来。

    林德昌果然没有骗我,他果然说服了大明那边,大明那边真的要把这件事情摁下去了。

    凤林大君也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大明实在是太强了。

    这么大的案子,这么多的事情,结果却只要大明一句话的事,这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好接受。

    转头看了一眼父王,凤林大君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堂堂的朝鲜国王,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凤林大君不禁想到了大哥。

    显然这一次大哥到了大明之后表现很积极,或者说和父王不同,结果就被大明扣住了。

    凤林大君在心里面不断的警告自己,绝对不能够过早的暴露自己的想法,不然大哥的下场就是自己的下场。

    正在双方宾主尽欢的时候,外面突然闹腾了起来,

    朝鲜国王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

    这里在会见贵宾,外面闹成什么样了?

    他沉声道:“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为什么闹腾?”

    只不过想要出去看的人还没有出去,外面就有人进来报了。

    “大王,刚刚下面的人来报,金正民大人在街上遇刺,当场身亡!”

    来人说完,连忙就跪了下来,

    听了这话之后,朝鲜国王满脸的不敢置信,随后猛地站起身问道:“你说什么?”

    “大王,金正民大人在街上遇刺,当场身亡!”来人连忙说道。

    无论是朝鲜国王,还是凤林大君,都是一脸的震惊。

    谁都没有想到,金正民居然死了,而且是被人刺杀了!

    死的也太突然了!

    “到底怎么回事?”朝鲜国王愤怒的问道。

    “据说金正民大人想要赶到王宫来,走到半路上就遭遇了袭击。袭击金正民大人的人带着强弓劲弩,直接在街上发动了袭击。他们先用弓弩攻击,随后又补了刀。金正民大人及其随从人员全部命丧当场。咱们人赶到的时候,贼人已经逃去无踪了。”来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废物!全是废物!”朝鲜国王愤怒的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朝鲜的京城!居然有人能够在这个地方当街刺杀大人,用的还是强弓劲弩?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刺杀完,居然让贼人就这么跑了?全都是废物!”

    凤林大君这个时候也回过了神,连忙向前走了一步说道:“大王,现在恐怕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得马上去追绞这些贼人,弄清楚情况。现在金正民大人死了,不知道这些贼人还会做什么,一定要尽早抓住!”

    听了这话之后,张余在一边也站起身子说道:“大王,大君说的有道理。事到如今,这的确是第一要务。这些人居然敢当街刺杀金正民,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如果不能够尽早把他们抓住,恐怕还会闹出什么其他的事情。大王恐怕有事情要安排,如此,本官也就告辞了。”

    朝鲜国王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张大人说的有道理,本王会好好考虑。”

    说完,朝鲜国王转头看向儿子,“你替本王送送上大人。”

    凤林大君躬身道:“是,大王。”

    “不必不必。”张余连忙笑着说道:“我自己走就行,怎么敢劳烦大君?”

    “张大人,这边请。”凤林大君还是走了下来,笑着对张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离开朝鲜王宫以后,张余回到了大明使馆。

    此时,宋香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见到张余,宋香向前走了一步说道:“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咱们的人也撤出来了。”

    “告诉他们,藏好了别被抓住。”张余想了想说道:“现在绝对不能出问题。”

    “你放心。”宋香点头说道:“他们杀了人之后,就进了那条街的一个院子。院子里面我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密道,他们进去之后换了衣服就钻进了密道。在他们离开之后,密道就塌了。”

    “到了另外一个院子,他们就从那个院子堂而皇之的离开。现在已经散到汉城之中的各处了,接应的人也已经准备好了,不会有问题。短时间之内他们不会再出现了,想要找他们恐怕也不容易。”

    “这样就好。”张余点头说道:“他们也不用等太久了,现在金正民死了,是时候让李峰那边出手了。让他告诉郑旭红,马上进宫。今天我进宫的时候,凤林大君也进宫了,这件事情正好。”

    “他也去了?”宋香笑着说道:“没想到这个胆小鬼还真的敢出头。看来林德昌那边的工作做得很到位,要给他记一份功劳了。”

    “记下来。”张余笑着说道:“凤林大君进宫,我们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回头让郑旭红进宫,告诉朝鲜大王,朝鲜大王也更容易相信一些。”

    “告诉林德昌,他那边一定要准备好。让咱们的人也准备好,再有个三天五天,咱们就可以动手了。”

    宋香点了点头说道:“到朝鲜这么久,终于把事情做完了。等到事情彻底尘埃落定,一定要回到大明。我在这里算是够了。”

    “放心吧,你想留也留不下来。”张余笑着说道:“密函发出去了?”

    “已经送走了。”宋香点头说道:“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已经到陛下那里了。毕竟这边如果闹腾起来,辽东那边还是要做一些准备的。如果咱们这边失败了的话,那边也要出兵。”

    听到这话之后,张余的脸色也沉重起来,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准备了很久,谋划了这么长时间,可是真正启动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起什么样的变数。没有什么事情是百分百能够成功的,如果失败了,那就麻烦了。

    抬起头看着宋香,张余说道:“如果这次失败,恐怕我们都回不去了。即便是陛下不怪罪,我也没有颜面见陛下了。”

    “给你看看吧。”宋香把一封密信递给张余说道,

    “这是什么?”张余一愣,略微有些迟疑的说道。

    “是陛下给的密信。”宋香笑着说道:“陛下已经在信里面说了,知道你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主,要是密谋不成很可能会自裁谢罪。陛下说了,你不必如此,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事情都一次就能谋划成功的。胜败乃兵家常事,从头再来也就是了。陛下告诉你,如果失败了,就直接让你去辽东,或者去大明水师,带着兵再来一次。”

    张余脸色胀得通红,连忙把信接了过来。

    看着看着,张余的眼圈就红了,鼻尖也开始发酸。

    手指摩挲着纸张上的帝印,张余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手里面捧着信,张余恭恭敬敬的对着京城的方向磕了头,面容也逐渐坚毅了起来。

    宋香站在一边看着张余,眼睛微眯没有说话,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失。

    身在异国他乡,能够得到君王如此看重和惦念,这是做臣子的荣耀。

    士为知己者死,陛下如此在意自己二人,自己二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张余站起身子,小心翼翼地将皇帝的密信折叠好,非常宝贵的收入怀中,神色坚毅的说道:“我再去重新查看一遍计划,我绝对不能让陛下失望,这次一定要一击即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