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九九章 朝鲜国王之死(盟主带炸药上飞机加更)  回到明朝做昏君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凤林大君来到前厅,看到了郑旭红。

    与之前比起来,郑旭红的状态明显不一样。他已经恢复了正常,而且更加张扬了一些,脸上比以前松快了不少。

    看到这一幕,凤林大君的脸色不太好看。

    郑旭红这样松快的表情就是能代表着一件事情,他彻底没有事了。

    他在自己面前也没有那么尊重,这说明自己真的被陷害了。

    “见过大君。”郑旭红看着凤林大君恭敬的说道。

    凤林大君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郑大人能够洗清冤屈,也是我朝鲜的福气。郑大人还是快坐吧。”

    “坐就不用了。”郑旭红摇了摇头说道:“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有事情要和大君说。”

    “不知是什么事情?”凤林大君看着郑旭红,沉着脸问道。

    这个家伙现在已经连坐都不坐了,这态度表现得很明显了。

    凤林大君沉着脸。

    希望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吧。

    “不是我有事情,”郑旭红直接说道:“是大王想见大君。最近朝廷上下的事情非常多,大王也有一些思虑过重,想找大君商量一些事情。”

    “不知是什么事?”凤林大君抬起头问道。

    “具体是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郑旭红直接摇头说道:“只是希望大君随我去一趟。”

    看着郑旭红的态度,凤林大君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心中也有一股怒气往上涌。

    刚刚已经被林德昌气得够呛,现在郑旭红又来?

    凤林大君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是不是郑大人在大王面前告了我一状?说我勾结外人意图谋反,而且还让我大哥回不来?”

    郑旭红一愣,没想到凤林大君会这么说。

    你这是承认了吗?

    还是承认了吗?

    不过郑旭红也不敢说什么。他不是朝鲜的国王,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来说。

    “回大君,我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郑旭红沉着脸说道:“大王没和我说。不过等到大君进了宫之后,应该就会知道。”

    凤林大君迟疑地看着郑旭红,他还真的有些不太敢去。

    没有回答郑旭红的话,凤林大君说道:“郑大人,听说你刚刚带着人去抓人了,而且弄出来的动静还不小。不知道是什么人让郑大人费这么大的力气?”

    听了说话之后,郑旭红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原本以为凤林大君不敢如何,一定会跟着自己走。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个态度。看来今天的事情有些麻烦了。

    “倒不是什么太难得的人物,只是一个逃犯而已。”郑旭红说道:“金正民大人遇刺,大王让我查。我找到了一点线索。本想到把人抓到,再继续追查下去。可是没想到,却被逃了。”

    “这些贼人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在汉城居然也埋藏着火药。说起来也是我的失职,没能把逃犯抓住。不过这事和大君关系不大,大君还是先和我走一趟吧。”

    凤林大君沉着脸说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恐怕没有办法过去。不如郑大人替我禀告父王,就说我身体不好,等到好一些之后,我再去见父王。”

    “这恐怕不行。”郑旭红向前一步,沉着脸说道:“大王要见大君,即便是抬,我也要把大君抬去。”

    凤林大君沉默了。

    看来是真的出事了。

    全都怪林德昌那个家伙!可是现在不能把林德昌推出去。说自己什么事都没干,这也没有人相信。如果把林德昌推出去,在外人看来,自己这就是在摘清自己的责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且在凤林大君的心里面,还是被林德昌说动心了。一方面是好处,另外一方面也是害怕。

    如果事实真的如林德昌所说的那样,那林德昌的办法就是凤林大君最后一条退路。如果把林德昌交出去,那就等于自断后路。到时候自己就是砧板上的肉,随人家怎么切了。

    “大君何必和他废话?”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随后便有十几个人从后面冲了出来。

    这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身上全都带着刀。

    每个人都很精壮,眼神也很锐利,身上带着杀气。这样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样子。

    郑旭红一愣,抬起头看着凤林大君问道:“大君,你要做什么?”

    林德昌向前走了一步,大声说道:“郑旭红,你在大王面前陷害大君,离间大王和大君的父子感情,简直罪大恶极!”

    “今天,我就替大王和大君灭了你这个朝鲜国贼!”

    “你是什么人?”郑旭红转头看着林德昌怒斥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我是什么人?”林德昌一笑,随后说道:“我不就是你要找的人吗?派了那么多人抓我,你还让我跑了,简直就是废物。你这种废物还敢跑到这里来狂吠?”

    郑旭红脸色大变,惊呼道:“你就是林德昌!”

    说完,他转头看向凤林大君问道:“大君,你真的要一条路走到黑吗?林德昌居心叵测,小心被他害了。”

    “这个时候了,你还敢挑拨我们君臣的关系,”李德昌愤怒的说道:“看来一定要给你点教训了。”

    说完,林德昌猛地向前,直接就抽出了腰间的短刀,

    这一幕简直出乎了凤林大君的预料。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林德昌问道:“林德昌,你要做什么?”

    “大君,你放心。这种人简直就是罪大恶极,臣替你料理了他!”说完,林德昌的刀就出鞘了,直接捅向了郑旭红。

    郑旭红脸色大变,知道这人要杀自己,转身就想往外跑。

    他一边跑一边高呼,“来人啊!来人啊!”

    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喊,也没有人进来。

    林德昌冷笑了一声,猛地冲了上去,一招就刺在了郑旭红的后心。

    郑旭红双眼一翻,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的凤林大君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郑旭红,又看了一眼林德昌,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指着林德昌哆嗦道:“你你你你!”

    “大君,事到如今,已经不得不搏一搏了。”

    林德昌把刀在郑旭红的身上擦了擦,插回来刀鞘,站起身子说道:“既然大君不愿意,没关系,所有的事情臣来办,所有的罪恶臣来担当。”

    “今天的事情如果成了,朝鲜就会开启新的时代。到时候大君做了朝鲜王,千万不要忘了臣的所作所为,善待朝鲜上下的百姓,中兴朝鲜。这样臣死了也开心。”

    “如果今天的事情败了,那也没有关系,大君只要说是我做的就行了。到时候大君就告诉外面的人,是我胁迫了你,是我把你抓起来了,你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林德昌一摆手说道:“把大君请下去。”

    冲上来两个人,就把风林大君压住,就往后拽了下去。

    凤林大君的脸色大变,瞪着林德昌说道:“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这样?”

    “为了朝鲜,我无所畏惧。”林德昌一脸严肃的说道。

    “赵晨起,赵晨起去哪里了?”凤林大君大声喊道。

    “大君不用喊他了,那个老废物早就被我送下去了。就是因为他在大君的身边,大君才会畏首畏尾。这一次咱们勇往直前,绝不后退!”

    凤林大君都快哭了。

    谁想勇往直前?谁想不后退?

    还什么犯了错,都是你的?

    到了那个时候,我还说得清楚吗?

    成功了,你把权力交给我?

    你当我是傻子?

    林德昌懒得和凤林大君废话,直接让人把他带了下去,对身边的人问道:“郑旭红的那些手下都解决了?”

    “回大人,已经解决了。”手下的人说道。

    “这就好。”林德昌点头说道:“马上拿着大君的印鉴,去联系那些忠于大君的臣子,告诉他们,时机成熟了。”

    “可如果他们不干呢?”手上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林德昌一摆手说道:“张大人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咱们这边只要陪着演戏就行了。”

    “我明白。”手下点头答应道。

    大明使馆。

    宋香迈着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很急切,同时还有一些兴奋。

    她径直来到了张余的面前说道:“大人,林德昌那边传来了消息。”

    “怎么样?”张余站起身子有些激动的问道。

    “赵晨起死了,郑旭红也死了;林德昌把凤林大君囚禁起来了,他的人已经开始联络了,让那些人站出来支持凤林大君。”

    “他们不会轻举妄动的。”张余说道:“没人动,他们就不会动。没关系,我们动,让咱们的人上街,开始策动百姓闹事,然后带着他们打砸抢,把整个汉城闹起来。”

    “同时让咱们的人趁乱冲击衙门,把那些官员全部杀掉。尤其是中枢的官员,一个都不留,让朝鲜汉城彻底乱起来。等到乱七八糟,就由不得那些人了。”

    “宫里面的人手安排好了吗?”张余转身问道。

    “已经安排好了。”宋香点头说道:“是跟着福王一起进宫的。那些人现在已经埋伏好了,等一下就会刺杀朝鲜国王。我们就真的不顾及福王了吗?”

    “不用。”张余一摆手说道:“生死由命。”

    宋香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张余说道:“如果是他,这么做的话,恐怕陛下那边会怪罪我们。”

    “顾不得这些了,”张余摆手说道:“让他们动手。”

    “明白。”宋香点头说道:“我已经交代下去了。如果没有人阻止,他们就会按计划进行。等到事情起来之后,朝鲜国王死了,我们就会对外宣称二世子造反。”

    “很好,就这么办。”张余点头说道。

    朝鲜的大街上突然多出了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就开始闹腾了。

    大部分都是一些案件的受害者,这些人先是游行,随后就开始了打砸抢。

    谁先开始的打砸抢,已经没人知道了。但是汉城已经乱起来了。

    朝鲜王宫之中。

    消息已经传进来了,朝鲜国王的脸色大变,随后问道:“郑旭红到哪里去了?”

    “大王,郑大人到大君那里还没回来。”手下连忙说道。

    “这是出事了!”朝鲜国王一脸激动的说道:“怎么会?他们怎么敢?他怎么敢这么干?来人,快来人!传诸位大臣和守卫的将军!”

    “是,大王。”手下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向外跑。

    这个时候,又有人来报告了,“大王,福王求见。”

    国王的脸色一变。

    这个时候他可没有觉得福王是个累赘,反而觉得福王就是自己的救星,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如果真的出事了,朝鲜这边待不了,有机会到大明去。

    现在大明的军队就在釜山,如果到时候大明派兵平叛,那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朝鲜国王连忙说道:“快让福王进来。”

    时间不长,福王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人。

    这两人,朝鲜国王知道,是福王的护卫。

    平常,福王护卫到了宫中之后,都会把守卫的任务交给宫里面的侍卫。这一次他们也跟在了福王的身边,显然是知道出事了。

    “大王,外面闹腾起来了。”福王脸色很难看的说道。

    “没事没事。”朝鲜国王连忙说道:“一会等人来,查清楚就知道了。不会出事的。”

    “这就好,这就好。”福王连连点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福王身后的一个护卫突然动了。

    他猛地把手摸到了腰间,随后就将腰带解开。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把软剑就被他抽了出来。

    因为是福王的护卫,查验得并不严。而且这把软剑伪装成了腰带,也很难被看出来。

    福王脸色大变,看着护卫怒斥道:“你要做什么?”

    护卫根本就懒得搭理他,直接提着剑就朝着朝鲜国王的脖子抹了过去。

    朝鲜国王脸色大变,转身就想跑。

    可是还没等他转过身,软剑已经抹在了朝鲜国王的脖子。

    鲜血飞溅。

    朝鲜国王震惊的表情还停在脸上,可是人却已经一头栽倒了下去。

    脖颈之间鲜血遍流,身体也抽搐了起来,眼看是活不成了。

    刺杀了朝鲜国王的那人也没有停留,转身就往后面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