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百三十八章 新的世界  咸鱼怪兽很努力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为什么要思考这个?命运是什么?我又是谁?

    不知存在多久,无法形容,无法理解,无法想象的存在,从混沌之中探出躯体。

    不可名状之物环绕着混沌,奏响乐曲,宣告其主的苏醒。

    它用空洞的眼眶凝视黑暗,觉得不该是这样,这里的一切都不对。

    “黑暗,不对……”

    “要有光……”

    混沌随着它的呢喃沸腾,一束光辉从混沌的缝隙间照射出来,一颗闪耀的光球接着破开混沌,照耀这片黑暗。

    “宇宙,星辰,生命,细胞……”

    混沌之主不断发出各种呓语,它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只是觉得应该这么说,好像有谁在告诉它,你就是需要这么说。

    “……死亡。”

    不知说了多久,当它停下呓语时,黑暗里已经多出原本没有东西。

    在混沌之下,有一片绚丽多彩的区域,无数散发光芒的球形物体漂浮。

    它很好奇,总觉的这些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被遗忘了。’

    它试图用肢体去触碰,但是却发现那是和黑暗隔开的,它无法触及那个区域。

    它好奇地趴伏在上面,观察里面的情况,直到那些球形发光体诞生了一些小东西,它们称呼自身为……

    人类!

    人……类?

    人类!人类!人类!人类!人类!

    这两个字在意识里疯狂反复出现,它不知怎么觉得这两个字很重要,意识最深处有什么似乎要冲出来。

    它身躯不自觉地扭动,让混沌也翻涌起来,一个小小的物体从身躯上抖落下来。

    “什……么?”

    它伸出一只长满触须的不规则手掌,将这个小小的物体抓住。

    硬币。

    两个字在意识中浮现,紧接着关于硬币的信息全部被获取知晓。

    “文明所创造的……货币。”

    正当它好奇地观察时,一幕幕画面不受控制的从意识最深处涌出。

    那些画面出现后,它彻底静止了,许久之后,它的躯体开始收缩。

    全身被黑袍笼罩的人立于混沌外围,手里捏着一枚普普通通的硬币。

    “命运……”

    当这两个字被念出,混沌下的所有宇宙都被加上了无形枷锁。

    混沌外环绕的不可名状之物发出嘶哑嚎叫,围绕着造物主起舞。

    黑袍人看着手中的硬币,无视四周的不可名状之物,这些都是因它的万千思绪所孕育出来,只能存在于混沌,进入下方的有序宇宙将会使其陷入混乱。

    它为世间万物加上‘命运’的枷锁,那么谁又为它加上了枷锁呢?

    它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它所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创造新的宇宙。

    在终结点创造一切,让下一条时间长河流淌。

    它即是万物真理,所有一切的源头,创造真实,却永远无法去触碰,只能存在于万物无法到达的地方。

    当它降临宇宙,那么宇宙海将会因为无法承载它的存在,重归混沌。

    “你在看着吧?”

    黑袍人握紧拳头,似乎在自言自语,周围除了环绕的不可名状之物,再无其它。

    黑袍人继续自语道:“我给万物加上命运的枷锁,那么肯定有我无法想象的存在给我加上枷锁。”

    “你隐藏的很好,几乎没有路出过一点痕迹,除了那一次。”

    “极低的概率,差不多是接近于零,但因为你想她能得到,所以奇迹出现了。”

    “那么我现在,要毁了这新的宇宙海,让时间长河断流,会怎么样?”

    混沌脱离原位,向着宇宙海压下,宇宙海和虚无黑暗的界限出现模糊,边缘的宇宙化作粉尘溃散。

    黑袍人将手中的硬币弹起,注视着它不停旋转,帽檐下发出一声轻笑。

    没有绝对,无限接近于零,却不代表是零,即使概率再小,只要有可能,那么奇迹就会出现。

    充满死寂腐朽的时间,转瞬即逝,却被抓住了“尾巴”,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它不需要知道这个答案,它只知道,自己找到了‘门’。

    硬币还在旋转,它却已经步入‘门’内,去追寻想见的存在。

    旋转的硬币坠落无尽宇宙,不知会落在何处,环绕混沌的不可名状之物寻不到造物主,将视线放到了宇宙海,蠕动着身躯去碰触。

    ……

    时间长河弥漫着死寂的味道,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它,只能感受到其存在的概念。

    似是非常久远,又或者是刹那,黑袍人出现在了浩瀚的宇宙海。

    当它出现的瞬间,周围的宇宙就在颤抖中崩溃,它的存在,使宇宙无法承受。

    黑袍人伸出手,宇宙的残骸汇聚到一点,凝聚出无法计算质量的两米不到人类外形身躯。

    接着它躯体溶解成无法形容的物体,没入这具创造的躯体中。

    “总算能好好说话……”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的额头就出现了裂纹,只能马上闭嘴。

    ……

    夕阳下的栈桥,一个小小的身影孤寂地坐在边沿,拿着钓竿垂钓。

    “啪嗒~”

    听到轻微的脚步声,正在垂钓的身影身体一颤,缓缓转过头。

    “我回来了。”

    向闲鱼笑着蹲下张开手臂,当那个小身影抛下鱼竿扑过来时,他紧紧抱住对方。

    “嗯……”

    雪华绮晶咬着嘴唇,把脸埋在向闲鱼怀中,无法控制地发出轻声低泣。

    “这次不会走了,我会陪着你,到最后。”向闲鱼轻轻抚摸她的长发,微弱的海风吹拂他额前的刘海,露出带着裂缝的额头。

    相拥许久,夕阳已经落下,雪华绮晶才抬起头,仰望着他说:“我想回家。”

    “嗯,好。我们回家。”

    向闲鱼微笑着抱起她,一步跨出消失在栈桥上。

    ……

    广阔的大厅灯火通明,摆满一桌桌美味佳肴,不同种族的客人彼此开心地交谈,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这边妖梦正在提醒自家主子注意形象,那边几个小人偶正聚在一起聊天,还有正在给自己已经被吓懵的家人解释的五更琉璃,以及扎堆在一起脑袋短路的少女偶像团体。

    “你不去和她们聊聊嘛?”向闲鱼端着盘蛋糕,询问坐在肩膀上的雪华绮晶。

    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这次的聚会人员,也包括了所有的群友,和他们愿意来的朋友。

    “不要,反正以后有机会聊。我感觉到你似乎在犹豫什么。”雪华绮晶把侧脸贴在向闲鱼头发上,小声喃喃道。

    向闲鱼:“有一个承诺,我不知道该不该去实现,因为这可能会改变对方的未来。”

    雪华绮晶:“承诺存在就是等着被实现,既然许下了,那就不能食言。”

    “也对。”

    向闲鱼将手中的盘子放下,虚晃间消失在客厅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