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一十三章 监正的身份  大奉打更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感慨声里,佛陀凝成的佛像,与神殊的漆黑法相碰撞在一起,这就宛如两颗行星碰撞,狂暴的冲击波涟漪般扩散,蔓延数十里。

    所过之处,生灵湮灭,土层刮飞,仿佛是灭世的风暴。

    这个层次的战场,注定是生命的禁区。

    众超凡强者迅速退避,并撑起各自的防御手段,抵挡佛陀和神殊的战斗余波。

    除了武夫之外,各大体系的超凡强者,也得小心翼翼,不然阴沟里翻船是大概率会发生的事。

    混乱之中,琉璃菩萨出现在孙玄机身后,手中的玉制小刀切向敌人咽喉。

    在蛊族首领们暂时退出战场后,她凭借神出鬼没的速度,把目光对准了三品境的孙玄机。

    这种捏软柿子的战术简单而有效,当世的超凡强者里,没有人比她速度更快。

    而一品和三品的差距,能让她瞬杀敌人。

    毫不意外,孙玄机的人头飞起,但没有鲜血流出,这是一具覆着人皮面具的机关傀儡,只寄宿了孙玄机的一缕神念。。

    琉璃一掌拍碎青铜钟。

    “当当当.......”

    远处清光升腾,又一个白衣身影出现,奋力敲击铜钟。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具傀儡,青铜钟也是新的。

    真正的孙玄机不知道藏身在了哪里。

    琉璃菩萨白皙光洁的额头,凸显出一根青筋。

    虽然她能瞬杀三品,但术士确实太难缠了,不但拥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传送术,还特别有钱........

    有了多次与佛门菩萨交手的经验,孙师兄更鸡贼了,他只打辅助,只派法器出战,真身不参与战斗。

    这样,除非法器耗尽,不然他永远都是安全的。

    而众所周知,术士是最壕气的体系。

    发现无法瞬杀三品天机师后,琉璃菩萨立刻改变了目标,在这片战场上,理论上来说,她能瞬杀的目标人物有三人。

    李妙真、杨恭和恒远。

    不过大奉方的超凡强者对此早有防备,几乎都是二带三的组合!

    恒远与度厄罗汉、寇阳州寸步不离;李妙真和金莲道长并肩而立;杨恭则在赵守的清光庇护之下。

    此情此景,杀度厄和恒远是最好的方案。

    首先,同体系的高品对低品有先天性的压制,其次,杀了度厄,大乘佛教的气运会回流到佛陀身上。

    至于儒家和道门这对组合,前者的言出法随过于无赖,后者杀了不但有损福缘,且会遭天谴。

    在这样的战场上,损福缘就意味着危险,更何况遭天谴。

    打定主意后,琉璃菩萨当即施展行者法相,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度厄罗汉面前,手里的玉制小刀刺向度厄的眉心。

    过程中,以她为中心,无色琉璃领域如水般蔓延。

    冻结了寇阳州惊变的脸色,冻结了度厄和恒远尚未反应过来,因此有些木然的表情。

    这就是行者法相,速度要快过武夫的危机预警。

    眼见三人身陷囫囵,赵守和杨恭同时吟诵道:

    “不许动!”

    合两人之力,配合儒冠和刻刀,成功的定住琉璃菩萨。

    但这只能影响一品菩萨短暂的瞬间,想要改变度厄的困局,还得做些其他的事。

    赵守指尖一屈,就要弹出刻刀破除无色琉璃领域。

    而李妙真和金莲道长同时御剑下沉,一边削弱琉璃的福缘,一边杀向这位不擅近战的菩萨。

    可是,天空降临纯净佛光,笼罩了这片区域,紧接着,梵音禅唱传来。

    这来自广贤菩萨。

    诵经声里,拥有金身护体的金莲道长和李妙真仅是微微发愣,没有被直接消弭战意。

    一品菩萨的法相之力,他们无法全部免疫。

    赵守和杨恭受到了影响,前者没能弹出刻刀,两位儒家修士此刻心态平和,不想战斗,只想回书院教书育人。

    儒家的浩然正气号称百邪不侵,但指的是精神方面的邪念,酒色财气等。

    因此每一位儒家修士的品性都无比高洁。

    非道门金丹的万法不侵。

    洛玉衡持着不再锈迹斑斑的飞剑俯冲,剑身缠绕地风水火四相之力,犹如一颗色彩绚丽的流星,照的夜色缤纷瑰丽。

    以人宗剑术的杀伐之力,辅以陆地神仙的法力,破开无色琉璃领域并不困难。

    但这时,前方人影一闪,穿着红黄相间袈裟,裸露半个胸膛,一身花岗岩般肌肉的伽罗树,挡在了绚丽流星之前。

    他粗犷黝黑的脸庞露出一抹讥笑,双手捏起法印。

    嗡!

    空间褶皱瞬间抚平,静的连一丝风都没有。

    凝聚的空间屏障挡住了洛玉衡的去路。

    下一秒,空间屏障快速崩溃,空间出现肉眼可见的褶皱,这些褶皱化作狂风肆虐四方。

    洛玉衡却没有任何喜色,反而流露出一抹无奈。

    双方争的是刹那的生机,即使她能一剑刺穿伽罗树,度厄也失去了那抹生机。

    何况,她自知剑术根本破不开佛门一品中综合实力最强,防御力最强的伽罗树。

    别看佛门只有三位超凡,每一尊都是一品,而大奉这边,真正拥有一品战力的只有她,即使要靠数量引发质变,二品境的超凡也还是少了些。

    突然,一抹金光从天而降,打碎了无色琉璃领域,光柱中,皮肤漆黑,眉骨凸起,又丑又英武的阿苏罗,巍然而立。

    他身边的琉璃菩萨一动不动,宛如静止的画卷,她手里玉制小刀的刀尖,已经刺破度厄罗汉的眉心。

    阿苏罗随意的挥手,琉璃菩萨身影破碎。

    这只是一道虚影,真身已然出现在广贤菩萨身边。

    广贤菩萨看了她一眼,方才琉璃是有机会杀掉度厄的,但她选择了撤退。

    另一边,伽罗树和洛玉衡一触即分,没有继续动手,前者缓缓转身,审视着丑陋又英武的阿苏罗,沉声道:

    “你晋升一品了?”

    这便是琉璃菩萨撤退的原因,不擅长近战的她,若是执意要杀度厄,代价就是被一位新晋一品贴身,必死无疑。

    而这一次,佛陀绝对不会救她,救她就等于救度厄。

    “还得感谢你,仇恨是最强大的力量。”阿苏罗展开双臂。

    滚滚气旋在他身后升起,旋转的气流中,一尊漆黑的金刚法相凝聚,它五官狰狞丑陋,与阿苏罗有几分相似,十二双手臂各持刀枪剑戟佛塔红绫等虚幻法器。

    而漆黑法相脑后亮起的,不是炽热的火环,而是象征着杀贼果位的七彩光轮。

    闭关数月,阿苏罗终于迈出最后一步,他借鉴了神殊的方法,把修罗血脉融入金刚法相中,以此为根基,再化入杀贼果位,终于另辟蹊径,踏出一条通往一品的道路。

    虽然没有伽罗树那不讲理般的防御,不过容纳了杀贼之力和修罗族血脉的金刚法相,战力比伽罗树的金刚法相要更胜一筹。

    “有点意思!”伽罗树淡淡道。

    ...........

    东边渐露鱼白,祥和缥缈的仙山,在第一缕晨曦的笼罩下苏醒。

    天边掠来一道流光,正是脚踏飞剑的圣子李灵素。

    方甫接近仙山,一道无形屏障显化,李灵素一头撞了上去,闷哼一声,驾驭着飞剑,摇摇晃晃的从高空飘落。

    他在山脚的牌坊处降落,铆足肺活量喊道:

    “天尊,大劫已至,弟子李灵素,恳请您出山相助大奉,相助人族。”

    声音在山林间一遍遍回荡,直至失真消散。

    天宗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

    “天尊,帮帮忙啊,弟子代天宗行走人间,却毫无用处,很丢人的。”

    依旧没有回应。

    “天尊,弟子发誓,大劫之后,一定斩去尘缘,潜心问道,太上忘情。”

    还是没有回应。

    李灵素咬了咬牙,在牌坊下跪倒,重复着刚才的话。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

    问完,羊身人面的巨兽沉声道:

    “我猜错了,守门人不是监正,是武神,守门人只能诞生于武夫体系。

    “许七安就是监正要培养的武神。”

    蛊神闻言,不由的看一眼荒,后者从祂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怜悯。

    面对荒的疑问,蛊神没有直接解惑,低沉威严的声音说道:

    “他故意被你封印,随你来到归墟进入神魔岛,不是为了抢夺天门,而是要借你的天赋神通,熔炼残留在此地的灵蕴,这样他就能再开天门,逼你化道。

    “你吞噬的灵蕴,一部分是被他吸收了。

    “我说的可对,监正!”

    长角里的监正没有回应,反而是荒惊悚一惊,难以置信:

    “他凭什么?他凭什么,区区一个天命.........”

    荒没再说下去,因为监正的种种表现,早已说明他绝不是简单的天命师。

    接着,荒神色凶恶,暴躁的质问:

    “你早就来了,为何最开始不出手?”

    蛊神回答道:

    “晚点出手,让你多流失部分灵蕴,你就不是我对手了。”

    .........荒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声,仿佛受到挑衅的野兽,一字一句道:

    “我依旧是超品,依然能杀你!”

    “你知道我是谁了?”这时,监正的声音从长角里传出。

    “看到了模糊的未来,多亏了你被荒封印,屏蔽天机的力量松动,让我窥探到了你真正的身份。”蛊神平静的语气回应:

    “我该怎么称呼你!

    “监正,或者,九州意志的化身,还是.......天道!”

    天道.......一句话在荒心里掀起了狂涛骇浪,让这位远古神魔的瞳孔,在瞬间收缩成缝。

    祂没有反驳蛊神,没有气急败坏的指责蛊神荒唐,因为这和自己心里那个大胆的猜测相吻合。

    除了天道,还有“谁”能通过吸收灵蕴,再开天门?

    而且,这也解释了祂以前的一个疑惑,那就是监正为何能取代初代监正,晋升天命师。

    以及监正区区一个天命师,却掌控着高层次的规则,连最擅长吞噬的祂都无法杀死。初代监正绝对没有这本事。

    还有,知道神魔岛的秘密,扶持武神,把远古时代遗留的天门送给许七安等等,这些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同时,荒也给自己误判守门人这件事找到了理由。

    “很好!”监正淡淡道:

    “荒,你的机会来了。”

    话音方落,晴朗的天空炸起焦雷,一道带着寂灭气息的雷柱吞没了蛊神。

    这道雷柱覆盖了蛊神庞大的肉身,将祂身边的“追随者”化作飞灰,蛊神的身躯只坚持了三秒,就炸成了无数碎片。

    每一块碎片都有磨盘那么大,烂泥一般的砸在地上,宛如一场浩大的“血肉之雨”。

    它们缓慢的蠕动着,一点点的汇聚,试图拼凑回身体。

    蛊神的气息在此刻衰弱到了极点。

    泄露天机的代价来了。

    纵使是祂,泄露天机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可一不可再。

    “你还在等什么?”监正蛊惑道:

    “现在不吞噬蛊神,更待何时?你的灵蕴有损,即使仍在超品之列,可你能战胜凝聚气运的巫神和佛陀?

    “吞了祂的灵蕴,你会达到此生最强的巅峰,与佛陀巫神做最后的竞争。”

    荒的眼睛里流露出贪婪之色,显然是意动了,天赋神通便是吞噬万物的祂,本性就是贪婪的,对高品质的灵蕴,尤其是同等级的灵蕴,缺乏抵抗力。

    荒的鼻翼抽动了几下,像是在嗅绝世珍馐的香味。

    但最后祂还是恋恋不舍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蛊神的残躯一点点的重组。

    “方才你若吞噬我,他就可以借着我的灵蕴,冲破封印再开天门,逼你化道。”

    过程中,尚未恢复的蛊神开口说道,声音依旧宏大威严,丝毫没有“死里逃生”的庆幸。

    “我知道,不需要你提醒!”荒的声音则带着明显的惋惜和肉疼。

    接着,祂很有些“山芋太烫手”的问道:

    “你有什么办法解决他?虽然看起来他降临世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说话间,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荒头顶,青袍烈烈鼓舞,手里的镇国剑盈满强沛气机,扭曲空气,朝着那根长角用力斩下。

    .........

    PS:已经有人猜出监正的身份了,虽然是我之前就一直在铺垫,给出了信息,但你们还是厉害,唉,这一届的读者越来越难带了。

    顺便求个月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