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1)(主世界)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纪长泽站在一条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看着一处台阶发呆。

    亲自抹除自己的存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他也形容不上来。

    就只有四个字:反正不疼。

    “听说以前抹除一个人的存在,那个人是会疼的,传言有误啊。”

    他怀里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喵~”

    喵到一半,这声音就僵住了。

    因为是宿主的主世界,系统为了表示尊重,很有职业素养的选择了一个刚死亡的寄体。

    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猫。

    用惯了冷冰冰机械音的系统很是不习惯这娇滴滴小奶音。

    很快,熟悉的声音在纪长泽脑中响起:

    “这熟悉的广告词。”

    纪长泽一下被逗笑了。

    他轻柔摸了一把小奶猫:“跟着我这个宿主也是委屈你了,又抠门又小气,还从来不买道具。”

    系统喵了一声。

    相当大度:“以后你就不用攒积分了,多买点道具就行。”

    纪长泽笑容更深,抱着猫坐在了那个台阶上。

    “原来坐在这里能看到对面的江景啊,以前我都不知道。”

    系统在他怀里费劲的翻了个身:

    “这不是我只能回到自己离开的时间线吗?”

    纪长泽一下一下撸着猫,看着前面的人来人往:

    “你们也没办法改变我的过去,只有这个办法对大家都好。”

    “系统,你还记得吗?你刚找到我的时候,我就是在这里坐着。”

    系统回忆了一下,机械音认认真真回答:

    “是啊,流了很多眼泪。”

    纪长泽在做任务的时候很少想到自己的过去。

    但他从来没忘记过。

    一开始的时候,他也是个很幸福的孩子的。

    他出生在一个小村子里,是父母的独子,也是家中孙辈唯一的男丁。

    从小,纪长泽就是在父母的疼爱中长大的。

    村子不大,很小一个,但村里人都熟识,虽然偶尔会有人拌嘴吵架,可对小孩子们,那些叔伯婶娘们都很宽容。

    纪长泽脑子活,五岁开始就是孩子王。

    无忧无虑的童年里,他过得十分快乐,每天撒丫子在外面玩,偶尔抓到鱼了带一些回去给爹娘吃,如果能再掏到鸟窝,那晚上做梦都会笑出声。

    他爹娘只是最普通的农家百姓,但从村里人说起纪长泽长的就是一副聪明相后,就起了心思送他去念书。

    农闲的时候,他爹就去镇上做短工挣钱,他娘抽空就做绣活,两人挣钱培养儿子的事纪长泽爷爷奶奶也都是点头答应的。

    虽然没分家,但也首肯了儿子儿媳给孙儿攒读书钱。

    不出意外的话,纪长泽会在父母的竭力供养下启蒙读书,靠着他的聪明劲和好脑子,一路顺顺当当的考上去。

    但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纪长泽相貌是生的真好看,小小年纪,就像是观音座下的童子一样,让人看了就喜欢。

    他跟着爹娘去逛了一次庙会,就让拐子惦记住了。

    这样的长相,如果送去卖,肯定是能卖个大价格的。

    拐子们悄悄跟踪他们到了村子里,第一次试着去把纪长泽骗出来,结果反而被纪长泽觉察出不对,只能匆忙离开。

    发现纪长泽不像是别的孩子那样好对付后,他们就改了策略,硬抢。

    纪长泽有睡午觉的习惯,她娘坐在门口绣花,他就睡在屋里,他爹一般都在院子里做木工活,好送去镇上挣钱。

    拐子们研究了几天,找准时机,特地让最面善的一对男女扮成夫妻,进了院子里说是打听亲戚。

    纪长泽的爹热心肠,听说他们找亲戚,当即就表示自己带着去。

    女拐子说自己脚崴了,就在他们院子里等消息。

    等着他爹跟男拐子走了,才对他娘说,自己想如厕,请她帮着扶一下。

    拐子们精心布局,她娘怎么都想不到光天化日还能有抢孩子的,没疑心的扶着去了。

    因为心里莫名发慌,她没忍住出来看了几眼。

    结果正好看到纪长泽被迷晕了让一个男人抱着就跑。

    那天,她慌张的一边求救一边追去,村里听到动静的人都来帮着抓拐子。

    可拐子们早就打听到了路线,外面还等着马车,上了马车直接就跑。

    纪长泽爹娘跟在后面不要命的追,也没能跑得赢他们,眼睁睁看着拐子的马车带着他们孩子渐渐没了身影。

    等到报官,官府出动,那群拐子早就跑的没影了。

    孩子被当着自己的面硬生生抢走,纪长泽爹娘陷入到了深深的痛苦自责中。

    他们疯狂怪罪自己,如果不是他们受骗,离开了院子,孩子就不会被抢走了。

    两人离开了家乡,开始了四处寻找儿子的路。

    而纪长泽这边,之前就说了,他从小聪明,等到醒来发现自己被拐了,他装作一副被吓怕的模样,等着那群拐子们放松了警惕才试图逃跑。

    可惜到底年纪小,七八个大人的眼皮子底下,他怎么可能跑得掉。

    被抓回来后,那些拐子们也怕他真跑了,索性每天都给他灌药,让他一路睡到了目的地。

    等到了卖人的时候,纪长泽没再被灌药,拐子们才发现,他瞎了。

    药量下的太重,他期间发烧了几次都没人注意,他又被药晕了没办法说出来,最后也不知道是哪次发烧导致的。

    纪长泽的眼睛就这么瞎了。

    拐子们不死心,找了大夫来,大夫也说看不好了。

    原本以为的好货色砸在了手里,他们恼怒不已,对着纪长泽也没了之前的不敢动手。

    纪长泽装作一副突然瞎了惶然不已哪里都不敢去的样子,再次策划了逃跑。

    这次他成功了。

    那些拐子怎么都想不到,一个五岁孩子瞎了眼睛还能逃。

    纪长泽跑出去之后,因为看不见,又没当盲人的经验,几次险些丧命。

    最后一个混混把他从水坑里捞了起来,看他长的好看,就决定收他做徒弟。

    纪长泽就这么成了混混身边的小混混。

    他想回家,想的半夜哭个不停,混混没办法,拎着他去了官府,但纪长泽以前最多去过镇上,他不知道自己家住的村子叫什么,不知道爹娘的名字是什么,也不知道拐子们带他走了多久。

    他甚至眼睛也看不到了,连长大后四处找,通过小时候一样的画面找到家乡的可能性都没了。

    他只知道自己叫长泽。

    也没用。

    这又不是现代,登入系统或者曝光一下就能把消息传出去。

    最后,纪长泽又被混混拎了回去。

    混混是个瘸子,他是个瞎子,俩人就这么过下来了。

    他慢慢学会了说好听话,编瞎话,装无辜,骗取人的同情心,靠乞讨为生。

    他从小骗子长大成了大骗子,这个时候已经不怎么缺钱了,但钱这东西,也不嫌多。

    纪长泽就每天拄着一根拐杖,坐在台阶前乞讨。

    他长的好看,眼睛又看不到,同样是乞讨,他的钱就总是混混的好几倍。

    纪长泽几乎要以为自己一辈子就要这么过去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他一个瞎子,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威胁。

    他也不敢相信人,因为他看不到,只要他相信的人有坏心,他都可能随时签下卖身契。

    那天,他救了一个姑娘。

    纪长泽眼睛看不到,但耳朵却很好使,他能通过周围的声音听出来正在发生什么,当时惊马,那姑娘的位置绝对要被马踢。

    他的位置刚好,顺手一把把人扯了过来。

    对纪长泽来说,只是顺手的事而已。

    他没放在心上。

    突然有一天,姑娘来报信,让他赶紧走。

    知府的公子正在议亲,他相貌丑陋,性格暴虐,从前就没少干抢夺民女的事,这次议亲他看上了黄大人家的女儿。

    结果黄小姐不乐意,放言出去说就算是嫁路边的乞丐都不会嫁他。

    这话本来只是表达决心。

    但知府公子第二天正好路过纪长泽的位置,看到了他的长相,他再一思虑,黄小姐家就在附近,当即将这件事盖章到了纪长泽身上。

    直接放话出去不让纪长泽好活。

    黄小姐惊的不行,因为被看着出不去,她趴在墙头找人帮忙,就看到了路过的姑娘。

    姑娘也没想到她来报信的居然是纪长泽,顿时本来只是帮忙的心真切了几分。

    纪长泽祸从天降,做梦都没想到坐在路边乞讨都会被盯上。

    可他也知道,那个知府公子未必不清楚他的无辜。

    但那又怎么样呢。

    区区一个乞丐而已,他不爽,想踩就踩了。

    纪长泽还没出城门,就被官兵要以杀人的名义抓回去。

    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片混乱。

    他一个瞎子,硬是靠着多年的人脉和姑娘混混打的掩护,跑出了城。

    本来只是被无端波及,换个城市生活也就好了。

    混混递了几次信出来,说是没事,让他换个地方过日子。

    纪长泽换了个地方,刚开始还好,日子也能过。

    但不过一年,他收不到那边送来的信件了。

    那个时候,是多少岁来着。

    好像是十五岁。

    稚嫩的不得了,慌了一阵后,就摸索着蒙住脸回去找人。

    找了以前认识的人一打听,才知道当时他逃出去后,知府公子抓不到人撒气,就将火撒在了混混身上。

    混混硬是抗住了,但也落了一身病,到了时间没送信就是因为他病的起不来床了。

    那姑娘总来探望,她家里也只是普通家境,但也自己做针线活赚的钱都给混混炖了鸡汤。

    有天,她突然不见了。

    家里人找疯了找不到,据说是被拐子拐了,那天她出门的时候还说,要去给混混送点吃的。

    混混也跟着一起找,没找到,反而加重了病情,只几天就下不来床。

    纪长泽回来后,照顾混混,托人去打听姑娘下落,忙的脚不沾地的时候,他爹娘找来了。

    这对父母找了儿子十年。

    他们没方向,没目标,只能漫无目的,一个个地方找过来。

    还好纪长泽用的名字还是长泽,找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听着像,就领着他们见了纪长泽。

    亲人相见,当然是十分高兴的。

    但很快纪长泽就发现,他的母亲眼睛也不太好了,父亲腿不行了,他拖着他们看了大夫,两人不过三十一的年纪,却落了一身毛病。

    大夫说,这身子骨,比五十的还不如。

    纪长泽看不到,但他能感觉到,父亲的手腕摸着一把骨头。

    十年的寻子之路没那么好走,他们路上还遇见过劫匪,他爹为了保护他娘挨了两刀,险些没撑过去。

    他们没再要孩子。

    因为担心再有一个孩子后,会放弃寻找丢失的孩子。

    这些都是纪长泽套出来的话。

    知府公子还是没放过他。

    也许是自己长相丑陋的原因,他对相貌如玉的纪长泽十分执着,明明对方不过是个瞎眼乞丐,过了这么久却都还记恨着。

    很没道理,但在这样的没道理下,纪长泽却无路可逃。

    又是一阵的混乱。

    他爹娘为了保护他被抓进了大牢,混混死命拖住官差要他跑。

    因为官差不是要抓他,而是要他死。

    纪长泽不想跑了。

    十五岁的盲眼少年坐在自己常坐的台阶上,在官差的包围下哭的止不住。

    父母因为他遭遇十年痛苦思念折磨,还被抓进大佬。

    混混师父因为他病重,如今还被官差抓捕。

    姑娘因为他才去时不时看望混混,落了个生死不知的结局。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他们都希望他跑,可他却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他们平安。

    系统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什么愿望都可以吗?那我可以不在小时候被人贩子抢走吗?”

    系统观察了一下:

    无法改变。

    那么,他最想保护的人经历过的痛苦还是不会抹除啊。

    哪怕弥补了,可经历过,就是经历过。

    那些悔恨,痛苦,绝望,每一天,每一秒的痛,纪长泽一分都不想要他们承受。

    最终,他许下了愿:

    “没办法把那些抹除的话,就把我抹除吧。”

    他爹娘没有被拐卖的儿子,不用经历十年痛苦。

    他师父没了他这个徒弟拖累,不用一把年纪了还遭受这些,不会病的奄奄一息。

    那个姑娘也不会因为想帮他,在看望他师父的路上被拐卖。

    一切的源头都是他啊。

    “抹除掉我,这些就都能改变了。”

    十五岁的纪长泽许下了自己的愿望。

    很多岁的他没改变过愿望。

    而现在,他来实现愿望了。

    纪长泽摸着系统猫的毛,晒着太阳,正坐着呢,一个一瘸一拐的老混混走过来了。

    “公子,可怜可怜我吧,我上面有八十岁老母,下面有刚出生的孙儿,自己又是个瘸子,还患有重病,家里就等着米粮下锅,求求公子施舍点吧。”

    老混混说的热泪盈眶,满脸都是“我好惨我好惨我真的好惨”,纪长泽却看着他,笑出了声。

    老混混:“……”

    他纳闷的瞧着这位贵公子。

    对方明明笑的很大声,眼眶却红了。

    诶呀。

    这又哭又笑的,看着挺有钱,不会脑子不好使吧。

    这种脑子不好使的,就算是肥羊那都不能碰。

    麻烦和危险可是他们这个行当第一要避开的。

    他一下子窜的老靠后了,确定纪长泽没追上来,才一边念叨一边走远了。

    “我这老乞丐,过的真自在。”

    “早大饼子晚稀饭,给个万两都不换。”

    “呸!傻子才不换!这谁写的词!有没有脑子!”

    念叨完了,他伸了个懒腰:

    “逍遥啊!”

    纪长泽望向他的背影离开,眉眼都松快了下来。

    系统猫抬头看了看宿主脸上表情。

    心底默默闪过一串吐槽数据:

    原来宿主也可以笑的这么二傻子。

    再抬头看看。

    ――咔嚓!

    纪长泽笑容一顿,拎起了奶猫的后颈皮,声音温柔:

    “系统,你是在拍我吗?”

    “喵~”

    “别装死,我听见了。”

    “喵~”

    “把照片删了。”

    “这么丑的照片你还敢给我看???不知道我这个人最脸皮薄的吗?!”

    “现在!!!立刻!!!”

    “马上删!!!!!”hf();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