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2)(主世界)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纪长泽左手糖葫芦,右手糖人,头上还戴着个柳叶编成的帽子,大摇大摆走在街上。

    系统不懂人类,但也没妨碍他意识到这样做很丢人。

    尤其是,纪长泽为了腾出手吃东西,还特地给它买了个小布袋。

    它整只猫都在小布袋里,因为宿主美其名曰也想让他看看自己世界的繁华,这个小布袋的高度,只够放下系统身子。

    也就是说,它的头是露在外面的。

    想想看吧,一个玉树临风身穿华贵的公子哥,左手糖葫芦,右手糖人,头顶柳叶帽,身侧挂着的布袋里,还露出一只奶猫头。

    周围路人很难不把视线放在他身上。

    小橘猫默默将两只粉嫩猫爪捂在眼睛上。

    “仪表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纪长泽才不管,他积分少,但银两多的厉害,一路从东街逛到西街,北市去到南市,只一天功夫就花了一万多两。

    他拿不了,就花钱让人家店面小二帮拿。

    因为东西在房间里放不下,住的一整栋客栈也包下了。

    纪长泽回去的时候,客栈掌柜领着小二们跟迎财神爷一样的迎了上来:

    “纪公子,您回来了?诶唷,看您这一脸疲惫的,我这就让小二去给您烧热水。”

    纪长泽手里拿着的东西一下就被店小二们拥上来小心拿走。

    要知道,他们开阳城虽然富庶,但是也没像是这位纪公子这样有钱的。

    包下客栈不说,才住了两日,据说买的东西价值都快要超过一万五千两了。

    客栈是做的迎来送往的生意,每年赚的钱基本都是有数的,难得遇上这样一位大客户,掌柜的恨不得十二个时辰都跟在纪长泽身边照顾了。

    “那就多谢掌柜的了。”

    纪长泽伸了个懒腰,腾出手后把陪着他逛了一天,一脸生无可恋的小奶猫拿出来,抱在怀中撸了好几把。

    “还要麻烦掌柜的帮我找一些羊奶来,我家这爱宠恐怕肚子也饿了。”

    说着,纪长泽举起小奶猫:“是不是啊小桶?”

    系统:

    虽然知道有些宿主在做任务的时候和回到主世界的时候性格会有些差异。

    但宿主这差异也太大了吧。

    简直退化成了小朋友。

    掌柜的倒是没看出来这只小奶猫正在嫌弃自己的主人,他脸上恨不得笑出一朵美丽的菊花出来,殷勤都快要溢出了。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准备。”

    “这只小猫可真是有福气,跟着您这样好的主子。”

    纪长泽被吹捧的很舒服,脸上也露出了笑:

    “哈哈哈哈哈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系统;

    它再次默默伸出粉嫩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

    不得不说,不管是在哪个朝代,古代还是现代,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全客栈的伙计都全心全意照顾的纪长泽过的相当享受。

    泡澡完了,还有个店小二来给他做了个按摩。

    舒舒服服享受完了,他也没闲着,还叫了三个店小二陪自己打了半个晚上的叶子牌。

    一晚上下来,纪长泽输了好几百两,店小二们一边高兴一边担心他会生气。

    但这位从远方来的贵公子丝毫不介意,一副完全没把这几百两放在眼里的模样。

    一直不知道到了什么时辰,纪长泽困了,牌局这才散了。

    三个刚晋升成低配国宝的店小二带着大大黑眼圈依依不舍一出房门,外面等着的掌柜就立刻迎了上来。

    “怎么样怎么样?你们可陪的公子满意?”

    店小二们发了一笔大财,此刻辞职不干都行,但他们才不想走呢。

    这位纪公子出手如此阔绰,若是再照顾几天,说不定又有大批量的音量进账。

    “公子满意的很,还说让我们明天再陪着他接着玩呢。”

    掌柜的满意搓搓手。

    “好好好,你们做得好,这位公子看样子怕是还要住不少时日,你们可一定要好好伺候着,少不了好处。”

    一名店小二立刻就说了:“放心吧掌柜的,方才打叶子牌的时候纪公子说他是来寻亲的,只怕还要寻上许久。”

    “寻亲的?”

    掌柜的一下子就精神了。

    作为开阳城最大客栈的掌柜,他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眼光十分具有前瞻性。

    纪长泽这个架势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人物家里出来的小公子。

    瞧他年岁也不大,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却撒钱如泼水。

    一看就是家世十分强大,而且还备受宠爱,金银都不算什么了。

    这一看就是在那玉石堆里被精心养护出来的。

    这样的人物,若是他们也能搭上线,别说是他,就算是他背后的东家,怕是都要振奋不已。

    掌柜的拉着店小二们下了楼,低声打听:

    “除了打听出他是来寻亲的外,可还打听到了别的什么?”

    店小二们努力回想。

    “旁的倒是没说什么,但他好像是提过,家中长辈曾说派人来护送他,他嫌烦,甩开那些人自己过来的。”

    护送。

    这俩字用的就很耐人寻味了。

    要知道,富商们也有护院,但商人地位低,就算是有钱也不敢太露富。

    那些敢炫富的,要么是脑子浸水,要么就是背后有官场上的人。

    这位纪小公子显然是后一位了。

    再加上家中长辈能派人护送……

    掌柜的越发肯定自己心中猜测:

    “定然是哪个大家族中的小公子。”

    真是没想到啊,他们开阳城这么偏远,竟也能迎来这样的大人物。

    若是真能把握住机会搭上线……

    掌柜的光是想想就觉得热血沸腾。

    他连忙再一次的千叮咛万嘱咐:

    “你们可千万要陪好了这位公子,事情办得好,东家也是有赏的。”

    店小二们都应承下来之后,掌柜的连夜就去了东家府上。

    他的东家能在开阳城开最大的客栈,背后自然也是有人的。

    虽然他们家里是商户,但是东家的妹妹可是开阳城一位大人的继室。

    虽然是继室,可前面的那位夫人没留下一子半女,因此两家的交情还是非常亲近的。

    有了那位大人撑腰,他们东家这才生意日进斗金。

    但即使是那位大人,可都无法能像是这位纪小公子一样,出手如此阔绰。

    掌柜的去连夜商议去了。

    这边的纪长泽倒是睡了个好觉,一路睡到了日上三竿。

    自从亲眼见到了老混混如今好得很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很好。

    这里是任务者的主世界,受法则保护,系统也只能搜集到大概的信息。

    前天他就已经告诉纪长泽了。

    纪长泽倒是不意外。

    比起其他的任务者,他对时间是造诣最深的。

    一些小世界是由影视或小说衍生出来,还有一些是从人的想法里诞生,慢慢自己成长了一个独立的世界。

    这样的小世界时间法则是可以进行一个倒退的。

    对于合法引渡,也都比较宽容。

    比如纪长泽这种任务者,他们就是合法引渡。

    一般情况下都是接受了小世界中土著人物的委托,或者是某个时间线的某个人导致小世界崩溃,小世界自己发出求救。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务者们可以得到法则的一些宽容对待。

    比如说,名字。

    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本名生活在这些小世界中,法则会悄无声息的善后。

    主世界不一样。

    主世界并不是衍生世界,它更加沉稳,坚固,力量也更大。

    而不幸的是,这种主世界一向都是非法偷渡者的目标。

    对此,系统给出的解释是:

    纪长泽对此十分满意。

    作为合法引渡者,他不太想看到自己的母界被穿成筛子。

    合法引渡者们会遵守规则,哪怕是打边球,也会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做事。

    非法偷渡者就不一样了。

    纪长泽就收拾过不少被那些穿越者弄出来的烂摊子。

    在每次停下来的时候,他一直在思考时间法则。

    最后思考出来的结果,居然和十五岁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一样。

    主世界的时间无法倒退。

    已经经历了的事不能改变。

    主世界只是个普通的古代世界。

    修真仙侠那些东西,在这里根本派不上用场,一拿出来就能化成灰。

    纪长泽一直在有意识的搜集各个世界里的文化和知识。

    但算来算去,最后还是抹除自己最好。

    时间是没办法被改变的。

    但作为当事人,纪长泽却可以改变自己。

    当他被改变后,跟他有关的一切事物也会自然而然的改变。

    这是最温和的办法了。

    也是纪长泽最想看到的结局。

    对于宿主思考了那么多世界思考出来的结果,系统一向不能理解。

    他对人类不了解,但跟着纪长泽走过这么多时间,多多少少还是见过一些人类情感的。

    “没什么好难过的。”

    纪长泽撸猫的手势越来越熟练了。

    他打开窗户,看向已经热闹起来的开阳城。

    “我还是会走的,既然一定会分离,还不如一开始就没在一起过。”

    “其实仔细想想,我带给他们的不是没有快乐,但的确是痛苦更多一些。”

    “而且……”

    纪长泽看向了一个方向。

    那边是那个姑娘家里的方向。

    在他离开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有所感了。

    那个姑娘真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姑娘。

    她没大名,因为家里排行是二,所以叫二娘。

    每天帮着操持家务,偶尔有庙会这种热闹也会去凑。

    本来,她应该有个普普通通一生的。

    纪长泽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只记得她说话的声音很温柔。

    她年纪比他大,是把他当成弟弟的。

    当时的纪长泽,和现在的纪长泽,心底也一直把她当成了姐姐。

    第一次有人给他缝补衣服。

    第一次吃到了精心烹饪的补汤。

    第一次有人跟他说不要去乞讨了,做点别的吧。

    纪长泽以为自己都忘了。

    但当看向那个方向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都记得。

    他还记得,自己跟对方说,他爹娘非常疼他,知道他不见了之后,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姑娘说,也许他会有个弟弟妹妹。

    这样的话,还有个孩子在身边,父母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当时的纪长泽其实记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弟弟妹妹了。

    但他那个时候开始幻想。

    如果有个弟弟妹妹就好了。

    他记得爹娘非常疼他,有个弟弟妹妹的话,爹娘不会在他被拐后那么绝望。

    从那个时候开始,纪长泽就非常喜欢小孩子了。

    他听到孩子的声音后就会想,也许自己的弟弟妹妹就是这样的。

    他们会帮他承欢膝下。

    在这样的幻想中,纪长泽能睡的很香喷喷。

    他还记得,自己在太阳底下打瞌睡,姑娘给他送来馒头吃,他闻着馒头味醒来的场景。

    她在说她要定亲了。

    是邻居家的哥哥,两个人青梅竹马长大的。

    她说等她成婚的时候纪长泽一定要来参加。

    纪长泽知道她喜欢那个邻居哥哥。

    一个快要成婚的姑娘,被拐子拐走。

    能卖到什么地方去呢?

    会发生了什么,才全城的乞丐找都找不到一点踪迹呢。

    老混混说她只是失踪了。

    她的家人也说她可能被卖到了别的地方。

    其他认识的人说,没事,大家把消息都散出去了,肯定能找到的。

    但纪长泽知道。

    找不到了。

    拐子卖人总要运送出去,老混混发现的早,全城的乞丐都盯着各个出口。

    但就是一点声息都没有。

    一个快要成婚的姑娘,要被卖去给别的男人,或者是那种地方的。

    她会怎么做呢?

    那个明明知道知府公子要对付纪长泽,却还是勇敢来报信,帮他逃走的姑娘。

    她是个烈性的人。

    纪长泽知道,她死了。

    死在某个地方。

    死的悄无声息。

    埋在深深底下,再也不能发出笑声,给他缝补衣服,骂他不要再和老混混学不好。

    其实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就那么一个月。

    其中半个月的时间,还是在躲躲藏藏中度过的。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现在她活的好好的,马上就能成婚,她会幸福一生的。

    系统还在那叭叭叭:

    最后一句话,说的非常委屈。

    纪长泽:“你不要乱讲话,什么叫我变了,我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乐善好施为人老实的人。”

    “幼稚怎么了?我今年才十五岁,知道十五岁代表什么吗?我还是个宝宝,需要呵护,你得呵护我。”

    系统:

    它这辈子都没听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话。

    “好了,本宝宝要接着睡觉了,到了饭点再叫我。”

    纪长泽说完就跑回了床上接着躺在,显然是打算要好好当一条咸鱼了。

    无视了系统的抗议,他闭上眼,再次入睡。

    系统:

    虽然很是无语,但到了时间后,它还是尽职尽责的把纪长泽叫了起来。

    正拿着店小二买回来的糖葫芦打算咬下去的纪长泽:“……”

    他沉默几秒,突然神情黯然下来:

    “我小时候,最想吃的就是糖葫芦,但是我师父没钱给我买,我就坐在旁边,听着卖糖葫芦的一串串糖葫芦卖出去,馋的不得了。”

    “可是没办法,我没钱买啊,当时我就发誓,等到我长大了,有钱了,一定要糖葫芦吃到饱。”

    系统:

    “就是这么惨,诶,那个时候我还记得,卖糖葫芦的小商贩每次看到我,都……诶,剩下的我都不想回忆了。”

    系统:

    想象一下小商贩正在卖糖葫芦,旁边却有个小乞丐一直赖着不走。

    小商贩不赶人才怪。

    所以宿主从小就是这样被赶来赶去的吗?

    系统的数据心有点不是滋味。

    眼见纪长泽放下糖葫芦,一脸的难受,却还故作坚强的样子,系统:

    纪长泽很是惊讶:“可以吗?主世界不是不让这样做吗?”

    纪长泽十分感激:

    “谢谢你系统,谢谢你,我就知道,我身边有你真的非常幸运。”

    系统被夸得感觉数据有点紊乱。

    纪长泽:“真的调整完了吗?”

    系统;

    而且这里还是古代世界,医疗水平跟不上。

    纪长泽倒是挺厉害,治个牙不算什么。

    但是牙这种东西,他又不能自己治疗。

    “是啊。”

    纪长泽三两下干掉了一串糖葫芦:

    “我牙齿从小就不好,没办法,糖葫芦吃多了。”

    系统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宿主不是没钱吃糖葫芦吗?

    “是啊,老混混把我当亲生儿子养,他又没娶妻生子过,不知道孩子应该怎么养,我喜欢吃糖葫芦他就给我买,结果我牙疼之后,他就再也不肯给我买了。”

    系统:

    纪长泽又拿起一串糖葫芦,眨眨眼,满脸无辜:

    “有吗?那我可能是说错了,我说的可能是,他有钱但是不给我买。”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也知道我的,从小长的好看。”

    “好看的人走到哪里都有好待遇,这个你也知道,所以吧,我小时候往那个糖葫芦摊位那一坐,只要脸上露出想吃的表情,其他小孩就会忍不住过来买糖葫芦。”

    “就连一些大人都会因为我长的好看又可爱,觉得这糖葫芦味道一定很好吃过来买。”

    系统此刻已经对纪长泽接下来要说的话有了预感。

    果然。

    纪长泽接着说:“卖糖葫芦的老板觉得我是在给他招揽生意,每次我去了都给我一串糖葫芦,有时候他卖不完,还会多给我一串。”

    系统:

    纪长泽诚实道:

    “没错,我的牙齿就是这么吃坏掉的。”

    系统:

    说好的柔弱凄惨小可怜呢?

    说好的靠着乞讨为生惨兮兮呢?

    纪长泽大为震惊:

    “你真以为我过的很惨吗?在遇到那个智障官二代之前,我可是开阳城最俊俏的乞丐。”

    “而且我还是个瞎子,知道那些姐姐阿姨婆婆们最怜惜什么样的人吗?长的好看年纪小还惨的,我三样都集合了,从小到大都没缺过吃的。”

    系统:

    纪长泽回忆起来,还觉得有点怀念;

    “那个时候冬天一到了,我面前就会有人放柴火,这个一根那个一根的,我师父自从养了我,冬天再也没挨冻过。”

    “到了夏天,还有人会送冰我吃,好像是大户人家的夫人,没办法,长的好看就是吃香。”

    系统:

    “你不是人,你没办法理解也正常。”

    “糖葫芦这么快就吃完啦,小二!小二!再帮我买几根回来,算了,那些都买回来吧,我可以慢慢吃。”

    系统:

    它觉得刚刚心疼宿主的自己一定数据坏掉了。

    宿主果然还是那个宿主。

    狗的一如既往。

    2

    纪长泽没了身体限制,吃糖葫芦吃了个爽。

    而在他蹲在客栈里大吃特吃的时候,关于他的消息很快也传遍了整个开阳城的上流圈子。

    “听说是隐世世家的幼子,出手大方的很,光是这三天,就花了两万两了。”

    两万两?

    听到的人都咂舌。

    两万两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只看开阳城的富商,一年下来能盈利两万两,那就是首屈一指了。

    像是开阳城知府的俸禄,就是一年八百两。

    他的那些灰色收入,就算是年景最好的时候,也不过一年能得个两三万两。

    就这样,他都算是占了开阳城离京都远的便利,这才天高皇帝远,能搜刮到这么多银钱。

    能拿出两万两给一个十五岁少年花销的家族,想也知道他们招惹不起。

    而且对方肯定很受宠。

    “这样的大家族,怎么还有亲人流落在外吗?”

    “听闻是他母亲小时候被人救过,认了那人做干亲,对方去世前说就想找到家人,这不,这位就来了。”

    “你们可别觉得两万两就很多了,人家可是三天两万,手里捏着的钱肯定更多。”

    “据说是甩掉了家里的护卫自己来的开阳城,真是年轻气盛啊,也不怕有心人见到他露了富盯上他。”

    旁人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怕是自小就被捧着长大,被保护的太好,根本没见过那些穷凶极恶的人。”

    这倒是很有道理。

    一个养在富贵窝里的小公子,能见过什么恶事。

    “但这倒也是我等的机会,他身边无人,我们可借机结交,若是能攀上这样的家族,日后必定前程无限啊!”

    像是大家族年纪小的小公子出门的时候,一般长辈都会考虑到孩子小,不通世事,派来护卫和管事,帮着操持。

    免得自家孩子被糊弄了去。

    但这位小公子是甩开了家里的护卫自己跑来的。

    各个府中就有了小心思了。

    少年人嘛,最好忽悠了,奉承奉承,说不定就能讨个好。

    这样的大人物能来到开阳城,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众人是摩拳擦掌,就等着想办法偶遇。

    知府得知消息后,思虑了一圈也没想到是谁家的。

    但越想不到,就说明对方的身份越是尊贵。

    能拿出两万两的少年,那能是普通家族出来的吗?

    他立刻叫回了自己儿子:

    “最近你别总惦记黄家的小姐了,迟早是你的人,如今这位纪公子才是重中之重,你一定要结交到他,我们家能不能更进一步,说不定还要靠这纪公子。”

    知府公子虽然不是很乐意,但也知道那个纪公子来头很大,不是自己能得罪起的,当即表示:

    “放心吧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而已,我带他去好好玩乐一番,他必定将我当做知己好友。”

    而在客栈里,被耍了一道的系统正在幸灾乐祸:

    见纪长泽悠哉悠哉,他又补充一句:

    纪长泽闭眼,依旧不着急:

    “睡觉,明天我还要去打猎呢。”

    打猎?

    系统十分怀疑,就它宿主如今这香饽饽的模样,出去了怕是被猎打吧?

    第二天,纪长泽果然来到城外打猎。

    重点:一个人。

    系统还在撺掇他:

    他总觉得,回到主世界的宿主智商下降了。

    居然会任由自己进入僵局这么久。

    现在还不找护卫,难道等着护卫从天而降吗?

    正撺掇着,前面突然叶子抖动,一群土匪钻了出来。

    “此路是我开!”

    “此树是我栽!”

    “要想从此过!”

    为首的一巴掌把说话的那土匪拍开:“逼逼赖赖这么多干什么!!那小子!打劫!!”

    纪长泽脸上露出一个笑。

    特别温和,特别良善。

    看到这个熟悉笑容的系统:

    它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果然,纪长泽开始慢慢撸袖子了:

    “给你介绍一下,这些人原名:开阳山本地劫匪。”

    “现名:纪式护卫男团。”hf();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