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28章 上山(我想有个家)  大道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某天早晨,天气晴朗。

    “高越,家里没有化肥了,我要去街上买些化肥。”老爸叫醒我。

    “今天,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去放一下马,晚上早点回来做饭……”老爸交代。

    他六点多的时候就起床了,也顺带着叫醒了我,交代我今天去放马。

    “嗯,好的,老爸……”我懒洋洋的回应了老爸,然后睡意朦胧的窝在被窝里。

    我还在睡梦中就被叫醒,实在是困的耐不住,闭上眼睛,不一会又睡着了,后来老爸走之前,说了什么就……

    叮铃铃……

    九点整的闹钟催促了一遍又一遍,我硬是挨到了九点半才起床。

    穿好衣服,叠好被子,左手自然的揉了揉迷糊的眼睛。

    一看,老爸早已经把猪食煮好了,灶下边烤着四五个洋芋。

    倒点热水,简单的洗漱之后,我才把老爸烤好的土豆捡到小竹萝里,使劲的摇动。

    几下子而已,土豆被烤焦的表皮就被快速去除,我取来来一点豆腐乳,蘸着吃,真是太爽了。

    我正享受着土豆蘸酱吃的美味感觉,突然有人敲门。

    咚咚……

    “谁哇,大清八早的……”我先询问。

    得先询问一下吧?可不能胡乱开门,万一是坏人呢?

    “啊?有没有搞错?都已经十点多了,还大清八早?”周炎纳闷。

    我把门打开后,周炎接着无语的说道:“你是睡蒙圈了吧?”

    我可不能承认自己睡懒觉了,传别人耳朵里,很影响形象。

    我皱眉说道:“别乱说呀,我爸今天有事,出门了,他起床的时候就叫醒我了……”

    “噢,那好吧!”周炎无奈的耸了耸肩。

    周炎接着说道:“那好,我先回去吃饭,待会就走啦,我们一起上山去吧。”

    “好,走的时候你过来叫我,我吃个蛋炒饭就好……”我让他来叫我。

    说完话,他就走了,我也不留他,毕竟我家的伙食可不好。

    半个多小时过去,太阳已经很毒啦,十一点多了,周炎也跑来叫我了。

    “喂,高越,你准备好了没,现在走吧?”周炎叫唤。

    “你眼瞎么,我在磨斧子,你先帮我把马拉出来。”我怼他。

    “我……”周炎被我噎得够呛。他还是帮我去圈里拉马了。

    他帮我把马拉出来拴在了桃树上,他在看着我磨斧头呢。

    “你这破斧头,也不拿去给铁匠二叔再打造一下,丑死了……”周炎鄙视……

    我们的后山很苍茫,它是庞大的大山脉群,从我家后边出发,不到一里路就到大山脚下了。

    我们走在古路上,古路有很多条,不论沿着哪一条走,最终都可以到达山脉之上的那片大荒原。

    古路漫漫,一路上都是草木葱茏,处处都是小花开,如果按照从小老爸的教导来说,这漫山遍野的都是药材,良药居多,毒药稀少。

    时不时飞过的马蜂什么的,是周炎最在意的,这家伙,他最擅长寻找马蜂巢了。

    而我最擅长的是寻找药材,或者寻找好的花草树木什么的。

    还记得有一次,我在山上挖了一株万年青,我把它栽在我家门前。

    结果,被马踩死了,就为这事,我还难受许久呢……

    “啊呀!好渴,高越,快来,我们喝点水再走吧!”渴死周炎了。

    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我把我煮的洋瓜分了他一个,我也是热的够呛。

    此时,我们已经来到半山腰,离我们家的那个地方的高度,应该有七八百米了吧!

    呼呼……

    我气喘吁吁的道:“你看,咱们的家乡,真的好壮美。”

    坐在此处看去,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绿海中,有一个又一个的古老村落。

    只是,它们都很分散,七零八落的。

    那蜿蜒曲折的汽车土路,穿梭在绿海中,时隐时现。

    我们的家乡是一个不是很大的山坳,它三面环山,靠东边是一个大缺口,从缺口那里往下走,又是一片山坳……

    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啊!

    我由衷的赞叹道:“真是“壮美此地是我家”啊!”

    周炎也乐呵呵道:“呵呵,当然啦,要是再有条河流,就更加完美啦,绝对像极了水墨画。”

    ……

    很快,我们来到了山林深处,一路上,处处都是粗大的古木,还有许多野果,蘑菇什么的也多。

    在这深山里,奇花异草更多了,比如芍药啊、龙胆草啦、草乌了什么的都很常见。

    还有什么重楼、天麻、灵芝什么的珍稀药材,也偶尔可以见到。

    野果呢?也挺多。

    比如地瓜啦、红藤果啦、鸡素子啦什么的……

    他家的牛和我家的马,一前一后的朝前走着,我们慢悠悠的走在后边。

    我们时不时的摘点野果吃,走在前面的牛马,也时不时的啃一口路边草。

    似乎它们通人性,还知道走慢点,等着后边的主人。

    走在这古木参天的大森林里,难免会有所联想。

    毕竟,有山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

    同样的,有山有水的地方,必定就有传说。

    曾经听老爸说过,在他们小的时候,我们这后边的山脉中,不仅有狼,也有豹子,还有猴子……

    反正从小到大,我是没见过。

    我只见过野鸡啦,大雕了什么的……

    母野鸡很朴素,公野鸡就很漂亮了,它一身华丽的羽毛,真是艳丽至极,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好看的是母鸡,朴素的是公鸡呢!

    它们呀,与咱们人类不一样,人类的女性美丽,男性特别朴素,哈哈。

    我们在森林中的路边草地上坐了下来,已经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腿都酸软了。

    “要不,咱俩讲讲故事或者传说吧,好吗?”我看向周炎。

    周炎正在啃着萝卜,听到我说讲故事,他也来了兴趣。

    他期待的看着我道:“咳咳……那,那你先说……咳咳……”。

    “啊哟,咳咳,差点就呛死我了。”

    “好,那你慢点吃,我开始讲了。”我让他慢点吃,免得又呛着。

    “不知道你爸妈或者家人有没有与你说过,曾经,我爸和我说过,这座大山脉后边的那条大河,它可是有很多传说的,就连我们身处的这座庞大山脉都有很多传说……”我躺下看着天空说话。

    回想起老爸给我讲的故事,我也感觉真的很是神秘。

    我看了周炎一眼,他一边吃着萝卜,一边看着我。

    于是,我继续说道:“我爸以前说过,曾经有人在大雪湾河畔采矿冶炼金银,后来因为战乱来的突然,它们就仓皇出逃了,出逃之前,它们炸掉了藏金洞的洞口。”

    “只留下了几句谜语,那几句谜语我都还记得,什么“上前三步,奢诺河;后退三步,赤那河,只要有人识得破,金子用车拉,银子用马驮”。”

    “传说,他们是四川人,后来,他们逃到了四川,不久就老死了,他们的后人还拿着图纸来找过,再也没有找到。”

    “金子用车拉,银子用马驮?要是咱俩去把它们找到,不就很富有了?”周炎震惊。

    也是哈,这么一大笔财富,谁不心动呢?

    只不过,很可惜,这么久远的岁月以来,都没人能够找到,我们又何德何能能够找到呢!

    某些事,一旦归为因果一类,那么,就只有拥有大气运的人,才能得到那笔财富了。

    “呵呵,万事皆有因果,你就别做梦了,那种东西,即便咱们得到了,只怕也是怀璧其罪。”我泼他冷水。

    我引经据典的告诉他,不要做梦,我又开始讲故事。

    “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也是我爸告诉我的,以前有个人,他流浪在外,当他走到某个地方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坛子清水,他二话不说就捧起来喝光了,虽然不渴了,但他还是很饿。”

    “正好,有一家好心人收留了他,那家人炒肉给他吃,夜里的时候,他就肚子很痛,他又不好意思惊醒主人家,于是,他就憋不住的在人家楼上的木板上拉了几堆屎,他无奈,大半夜的,又不能走。”

    “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天一蒙蒙亮他就起床跑,人家主人家上楼看到几堆金子,赶紧收好后,出门追着他跑,主人一边跑一边喊道:“金子,金子啊……”

    “而这个流浪人,你猜他怎么着了?”我看向周炎。

    周炎摇头道:“不知……”

    “这个流浪人以为主人家是像他索要金子,把他吓得发力狂奔,他万万也想不到,他肚子痛是因为金子不消化……”我告诉了周炎结局。

    “啊!”周炎震惊,他似乎明白了。

    他也躺下看着天空道:“那我也告诉你一个我爸妈跟我说过的故事,故事与我们镇上的两座神奇大山有关,它们一座叫做剜心山,另一座叫做断头山。你应该看到过那两座山吧?”

    我点了点头回应道:“知道,但是不知道它们还有传说。”

    周炎继续道:“传说,他们是两个神,他们战斗的很激烈,从天上打到了人间,最后,似乎是人间的某种力量压制他们的神力,但是,没有神力的他们,肉身依然很庞大,他们以肉身大战,一个拧断了对方的脖子,一个掏出了对方的心脏,所以,他们一个化成了没有山顶的断头山,一个化成了山顶下方有巨大窟窿的剜心山。”

    我们讲的故事,都是来自父辈的口口相传,其真实性,恐怕难以考究,真相只怕早已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其实啊,天下间,万事万物皆有因果啊!这因果,它很是玄妙,似乎与每个人的气运也是息息相关。

    就在我们说话的这会功夫,牛马已经不见了,看来,它们是饿坏了。

    这样不知时间的日子过得很快,当我们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砍好七八十斤柴的时候,太阳也已经西斜了。

    我们寻回了牛马,赶着它们往回家的方向走。

    这个暑假,没有作业不说,而且,还有很长时间才开学。

    我们约定好了,等有时间的时候,就去探一探后山的神奇之地。

    等我背着柴,赶着马回到家的时候,老爸已经早就上街回来了。

    他今天买了牛肉和橙子,他把饭都做好了。

    “哇,老爸,好香啊!”我都好久没吃过牛肉了。

    “帮我盛碗饭,我喝上二两酒。赶紧趁热吃吧。”老爸笑着倒酒。

    难得的看到老爸这么开心。

    我们父子俩有说有笑的吃完了这顿晚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