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15章 小牛快跑  我的女儿我的家乡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冯华桐走到苏晚面前蹲下,关切地问道:“晚晚,小虎哥哥没受伤吧?”

    苏晚摇头,“没有呢。小虎哥哥还说了,得赶紧去告诉子真哥哥。”

    “……”冯华桐气得头昏目眩。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走,我们去子真家。”

    路过大枫树的时候,苏晚跑了过去。

    她踮起小脚,摸了摸正蹲在石桌上下棋的猴子,“咕咕,姐姐呢?”

    咕咕回头一看,顿时喜形于色。

    这阵子它下棋屡屡碰到比自己厉害的高手,输得脸和屁/股一样红。

    小姑娘这会过来,正好给它解了围。

    猴子吱吱地朝着对手指手划脚,表示自己有事要作。它不分由说地收好棋盘往袋子一装,然后坐到苏晚肩上跟她一起离开。

    “咕咕,姐姐做作业了吗?”苏晚指了指面前霸气侧露的冯华桐,“冯老师在检查大家的寒假作业呢。”

    猴子吱吱地叫了两声。

    它目不转睛地看着头顶上方盘旋的画眉,心里十分好奇这小鸟从来哪来的。

    至于什么冯华桐检查作业,咕咕一点也不上心。

    “小虎哥哥寒假只知道看动画片没做作业,已经被冯老师发现啦。”

    苏晚往猴子手心里放了颗葡萄干,也不管咕咕听不听,继续絮絮叨叨地说下去。

    “这下他可惨啦。一会儿财叔叔和婶婶回家,肯定把小虎哥哥的屁股打开花。”

    咕咕精神一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窜到地上拔腿就跑。

    苏晚大眼睛一转,跑上去拉住石端敏,“敏姑姑,晚晚想去和咕咕一起玩。”

    石端敏左右看了看,心里一阵犹豫。

    这里距离苏小牛家还很远,安安又不在苏晚身边,她有些放心不下。

    “冯老师,”石端敏跑到冯华桐身边,“我先送晚晚到小牛家去一趟。”

    “去吧去吧。”冯华桐挥了挥手,她此时满脑子都是苏小虎和苏子真,“小心看路,都别摔着碰着了。”

    两个小姑娘就换了个方向,开开心心朝着苏小牛家而去。

    去年年底,苏树佑催着工人们加班加点,总算在除夕前把主院修好。一家人现在已经搬回了主屋。

    只是时间紧迫加上苏树佑手头有点紧,主院一时还没收拾妥当。

    院子里除了那棵大碧桐树外,几个花坛里都是光溜溜的,什么植物也没有。更别说什么排水沟的护栏以及地面的硬化,都是一片原始的模样。

    苏晚两人进去的时候,苏小牛正在翘着屁/股哼着歌。一个人在花坛里种着美人蕉。

    旁边站着吱吱直叫的咕咕。

    猴子毕竟脚短,四只脚跑也不比年幼的苏晚快多少。它才嚷了几声,小姑娘已经乐呵呵到了苏小牛的身边。

    苏晚向来爱种东西爱劳动,此时一见便两眼放光,“姐姐,晚晚帮你种花花呀。”

    咳!

    苏小牛大惊失色,连忙跳下花坛把她拉远点,“花花一会儿再种。姐姐家里有好吃的,晚晚过来尝一尝。”

    说完,她不分由说地拉着苏晚进了屋子,找东西给她吃。

    石端敏自然清楚原因。她捂着小嘴跟在后面,乐得咯咯直笑。

    尝过点心,苏小牛先给苏晚拿了个布娃娃又打开电视机。

    她坐到石端敏身边,“敏姑姑,你和晚晚是来找我玩吗?可是我现在有点忙呢。”

    石端敏摇头,把冯华桐准备过来检查作业的事说了一说。

    “冯老师要来检查作业?”苏小牛惊得小脸煞白。

    “嗯。”石端敏点头,继续提供内幕消息:“还会抽背古诗。”

    “古诗?完了,这下完了!”苏小牛慌得团团转,“我想着还有好久才开学,都没怎么做作业呢。更别说背古诗了。”

    苏晚家里玩具多多,平时家人太多也一直陪着她玩。并没有养成玩手机和看电视的习惯。

    她挪过来一起出馊主意,“小牛姐姐,小虎哥哥一听说冯老师要检查作业,立即跑了。要不姐姐你也跑吧。”

    石端敏无语地看着苏晚。

    “晚晚,小虎哥哥他们不做作业和你不练琴不写字是一样的。如果你平时不练琴不写字,等师父检查的时候发现你的琴弹得不好、字也写得很难看。你能跑得了吗?”

    苏晚缩了缩脖子。

    她还没上学,根本不知道要怕冯华桐。但如果偷懒不练琴不练字,面对严格的李雁,小姑娘心里还是有些怕怕的。

    “有了。”苏小牛一蹦半天高,“敏姑姑,等冯老师到我家时,我就说作业让风刮跑了。”

    石端敏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她无力地指了指窗口,“哪来的风啊,这些天哪有什么风啊?”

    苏小牛也知道风吹走了作业有些骗不了人,不由有些垂头丧气。

    她的目光落到旁边猴子身上,脑中灵光一闪:“要不,我说咕咕玩耍时,不小心把我作业撕了?”

    咕咕大怒,吱吱地抗议。

    真是没良心。

    枉为它专门跑回来报警,结果成了主人的替死鬼。

    石端敏把义愤填膺的猴子抱进怀里,面无表情道:“冯老师有打印机,再打印一份作业也不难。再说了咕咕那么乖,它不可能撕完你的作业呀。”

    猴子唔唔直叫,感动不已。知我咕咕者,莫过于端敏也。

    它反身抱着石姑娘,亲热地蹭着她的脸颊。

    “咕咕顶多只撕一两份作业。”石端敏继续说下去,“如果冯老师抽检其他的呢,比如数学或者英语。”

    吱吱!

    猴子气得暴跳如雷,觉得自己眼瞎了。

    它一下子从石端敏怀里窜了过来,跑到苏晚身边求安慰。

    苏晚嘻嘻地撸着它,“姐姐可以把作业都扔到水里呀。”

    以前她练毛笔字练烦了,就会偷偷扔些纸进饭团养鱼的水缸里,用来减少练习次数。

    只不过家里有监控,而且大人们都长了双火眼金晴。

    苏晚每扔一张纸进水里,桌上又就会多出两张练习纸来。后来她慢慢习惯了,这才作罢。

    “算啦。”石端敏否决了这些不靠谱的想法,“小牛还是赶紧去把作业找出来,在冯老师到来之前能做多少算多少。”

    “如果有不会的,我在这呢,可以教你。”

    她已经上二年级,而且成绩一直很优秀。要教个一年级的苏小牛自然不成什么问题。

    “这么多作业,怎么写得过来?”苏小牛无力地长叹一声,乖乖去把作业找了出来。

    养心谷很大,冯华桐到苏小牛家时,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

    也不知道她去家访了几家人,反正后面哗啦啦地缀了一大帮神色各异的孩子。

    “哟,端敏和晚晚还在呢。”冯华桐给两人打了声招呼。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台上散乱的作业本,“小牛,作业做了多少了?”

    “冯老师,一……一半。”苏小牛紧张地绞着衣角。

    冯华桐满意地点头,“现在距离寒假结束还有22天。作了一半的话,说明你也认真做过作业了。”

    这会的冯华桐已经有了经验。

    她开局去检查石端敏这未来小姑子就是个错误。

    现在根本没几个学生能像石端敏一样,一边练习木雕艺术还一边把所有的寒假作业都做完了。

    以石端敏的标准来要求其他人,难怪苏小虎他们一个两个都跑了。

    苏小牛大喜。

    她也以为要把所有作完都做完呢。

    “那日记呢?减去下来的22天,还要写20篇日记。”冯华桐亲切地问,“小牛你写了几篇?”

    日记?

    正常人谁写日记啊?

    苏小牛脸色苍白。她有点想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