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一十一章 比武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过太妃。”

    送走魏广微的当晚,刘太妃便将朱由校叫到了慈宁宫,当然在来之前,朱由校心里已经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宝丰王来找过哀家了。”刘太妃说着话,手中佛珠也在一颗颗落下。

    朱由校闻言,平静的道:“朕已经知道了,太妃是要迎合朝臣,劝谏朕不要动祖宗承袭之法吗?”

    “皇帝想错了。”刘太妃说道:“哀家叫皇帝来,是要告诉皇帝,后宫不问政事,这是太祖皇帝的祖训。”

    “皇帝想要做什么,就放心大胆的去做,只要哀家还掌太后印玺一日,就定会护后宫安宁,不拖累朝政。”

    朱由校一向知道刘太妃贤淑,这次也是真的惊讶到了,忙将面上冷淡的样子换下去,笑道:“有太妃坐镇后宫,朕也就放心了。”

    刘太妃留朱由校用了膳,还特意上了以往他最喜爱吃的烩三事,刘太妃也是明白,近些年皇帝突然不怎么吃这道御膳了,许是因为不敢。

    身为皇帝,喜欢的人不能明说,喜爱的菜不能常吃,就连想到什么也不能明说,都要绕了再绕才能说下去。

    万历皇帝曾经就这样,刘太妃虽然不怎么得宠,但因为贤良淑德,也与万历皇帝相敬如宾,在后宫地位不低。

    她自然看得出来,现在的天启皇帝有和万历皇帝一样的顾虑。

    这一顿,慈宁宫添了不少朱由校以前爱吃的菜肴,朱由校吃喝尽兴,随后告辞离去。

    走在回乾清宫的路上,朱由校是越想越气,面色很不好看,在王朝辅眼前愤愤说道:

    “这个宝丰王,居然把事情告到太妃那里去了,真当朕没有手段对付他吗?”

    说到这里,望着不断亮起烛火的后宫,朱由校忽然道:

    “传旨,剥夺朱常毕的宝丰王爵禄,降为镇国将军,其名下的田宅产业,一并查封!”

    “调通州三卫兵马在京外驻营,下月初一,在京郊演武场举行考核,给朕通知天下间大大小小,所有的宗亲子弟。”

    “凡有袭爵资格者,除偏远地区或有特使情况外逾期不至的,朕要遂了他们的心意,期限一到,未经考核者直接削夺爵禄,再也不必考核了!”

    “考核时,朕会带着勇卫营亲自到场,以通州兵马拱卫京师,倒要看看,有谁敢不来!”

    “告诉通州卫的将领,考核时敢生乱的,就算是亲王,也给朕先拿下了再说,回宫!”

    ......

    朱由校这一番话,很快在七月间便传遍了天下间的大街小巷,除却极偏远之地,宗亲子弟们都是风声鹤唳起来。

    宝丰王朱常毕去找了刘太妃一趟,被直接降爵为镇国将军,世代承袭的爵禄,身份和地位,就被天启皇帝轻飘飘一句话,给废了。

    感到危机的还不只是郡王们,那些府第极广,田宅万顷的亲王们,更是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个月的时间,说快也快。

    天启六年八月初一,朝廷定下的考承法考核之期,到了,天下间大大小小的宗亲子弟想要来的,其实早到了。

    最近的京师,繁华之间外显紧张。

    街道上巡逻的官兵比以往多了数倍,在京师东、南、西三侧又各立起一座大营,内中呐喊阵阵。

    通州三卫的兵马半个多月以前,就在京郊演武场周围设置哨卡,官道上每隔半里,便能见到成群结队的官兵骑马来回奔走。

    为了考承法的推行,朱由校已经动用兵权,强行保证这次考核的顺利完成,有心人很快发现,来的还不只是通州三卫。

    此刻拱卫在京师的,除却原本京城的四万城防军及六万左右的通州三卫兵马外,还有扩充至两万的勇卫营。

    聚集在京师的官军总数量,竟达到了惊人的十二万!

    这十二万官军还不是一般的地方驻军,全部都是曾追随朱由校底定西南的京军精锐。

    其中的勇卫营,更是号称精锐中的精锐。

    这天一早,朱由校换上庄重的龙袍,刚出乾清宫,宫外的甬道上边有一名御马监小阉牵来一匹通体雪白的驯服好马。

    朱由校即翻身而上,一挥马鞭,笑道:“出发!”

    今日的京郊演武场,真可谓是人头攒动,不仅各地的宗亲子弟齐聚一堂,众多的百姓、旅人、行商也都早早买了位子。

    更有大户豪掷千金,购得近处,只为带着家小来京,一睹此番盛况。

    宗亲子弟们早早穿好戎装,聚在演武场周围谈论,有人满面自信,仿佛袭爵承禄,只在旦夕之间。

    大部分的人都是面色忧愁,他们既无身体上的优势,也没有刀枪功夫,就算这一月以来临时抱佛脚,练习一番,却也远远达不到考核评优的程度。

    能否袭爵,引人忧心啊!

    不多时,朱由校骑着马抵达演武场,周围很快安静下来,伏跪一片,山呼喊道:“陛下万岁万万岁——”

    在这样山呼海啸一般的浪声中,朱由校骑着马进入演武场,嘴角微微翘起,随后坐到高台之上,示意礼官可以继续。

    礼官随即起身,正色宣读诏书,有明以来,皇室宗亲子弟基于考承法的第一次考核演武也便正式开始。

    只不过,这次考核似乎有些不寻常之事。

    朱由校向周围点了点头,勇卫营总督陈策站到前台,随意点了手下一名把总,向下道:

    “诸位皇室宗亲,陛下想要试试你们的能耐,这是勇卫营中一名再普通不过的把总,谁若能在拳脚功夫中胜了他,便能承袭爵禄。”

    “有没有主动要上来试试的?”

    闻言,一群皇室宗亲子弟面面相觑。

    谁都知道勇卫营苛刻的扩招条件,何况这还是个有战功在身的把总。

    这面色黝黑,紧紧攥着拳头,身材不高不大,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显然应该是个狠角色。

    没两下子,也混不成勇卫营的把总。

    “有谁?”陈策又喊了一声,四下却是一片的宁静,不见一个宗亲敢站出来应战。

    朱由校心底冷笑,这全场至少十余万的宗亲子弟,竟全都是些草包,养着这些人真的是浪费钱,屁用都没有。

    有这个钱,能让朝廷再供养出多少的精兵,造出多少战船和火器,让多少百姓吃上饱饭?

    刚想到这里,下头却是传来一阵的骚动。

    一名宗亲子弟抬起手,走出人群,向上抱拳说道:“陛下,奉国中尉朱慎,愿意一试。”

    朱由校看过去,发觉这个朱慎面上居然带着菜色。

    虽然他话中显得底气不足,却至少比那些缩在后头冷笑的大腹便便的亲王们强多了。

    “既然如此,你上去吧。”朱由校点了点头,随即对陈策吩咐道:“点到即止,不要伤了朕的亲族。”

    陈策立即转身,大声说道:“陛下放心,这小子机灵着呢,不会伤到奉国中尉分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