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一十二章 演戏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嘿!”

    两人缠斗几下,勇卫营的把总一声大喝,便将奉国中尉朱慎仰面摔倒在地,距他们交手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

    朱慎显得有些恼羞成怒,一骨碌跳起来,嘴里咒骂了句什么,便朝把总狂冲过去,大叫不止。

    而把总却是叉腿握拳,站在原地动都不动了。

    很显然,在他眼中,对面这个宗亲子弟已经是输了,再继续比下去,毫无意义,反倒会令对方更加的恼怒。

    陈策看着这个把总,总算放心了,第一场点到为止,也算是给宗亲留了一些面子,不过他眼眸微动,打了个眼色过去。

    把总心领神会,一声不吭。

    这时,坐在上面的朱由校脸上颇有不悦,喝止道:“行了,朱慎,刚才如果是在战场上,你就站不起来了。”

    朱慎被这么一喊,立即红头胀脑的停下,记起自己是在御前比试,闷声道:“这位勇卫营的兄弟拳脚功夫了得,是我输了。”

    “嗯,你退下吧。”朱由校随后看了陈策一眼,再次说道:“不用留手,朕要让这些亲族见识见识。”

    陈策自然明白,如果真的不让留手,何必再吩咐一遍。

    其实就算朱由校不提醒,陈策也知道应该让宗亲赢一场了,毕竟这批人都是朱家的,天底下最大的氏族。

    要是在演武场当天,各色人等都看着的情况下,把宗亲子弟打个落花流水,皇帝的面子也是过不去的。

    他应了一声,走下去对那把总低声说道:“下手有点分寸,下场别让上来的宗亲输得太难看,也别演过了。”

    把总有些为难,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

    倒不是不想演,给宗亲子弟面子这个事儿即便他只是个小小的把总,心里也都全然明白。

    只是他一路凭战功杀上来的人,放在后世那就是个钢铁直男,还真没打输过,因为在战场上打输了命就没了。

    但这次不光要输,还要输的漂亮,以前没这么干过啊!

    “陛下,臣愿与这位勇卫营的兄弟试试!”忽然,嗡嗡议论许久的宗亲人群中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朱由校低眉一看,发现是鲁王朱寿镛第三子朱以派,还没有成年,所以没有爵位。

    目前来讲,鲁王爵位与他基本上也没什么关系,这次的考核朱以派其实没必要来,更不需要站出来比武。

    想到这里,朱由校对他生出些许好感,示意开始。

    第二场比武开始了,朱以海得到允许,这才走出队伍,向坐在上面的朱由校跪叩,随后站起身,倒退数步,方才转过身来,面对勇卫营的那名把总。

    鲁王朱寿镛等一派鲁王系的宗亲们都是对这边指指点点,朱寿镛素来对这个三儿子不喜,不仅没有鼓励,反而嗤笑道:

    “本王不要他去,可他非要去自讨苦吃,可真是丢尽了我鲁王府的脸面!等回到王府,看本王什么处置他!”

    朱以派听着身后亲族的嗤笑声,将目光集中在眼前这个身经百战的勇卫营把总身上。

    把总也在看着朱以派,暗自摇了摇头。

    这个宗亲子弟,身材不高不壮,虽然没有其他人弱不禁风那种感觉,但是估摸着也经受不住自己全力一拳。

    可要是就这么把他也给打趴了,属实太不给皇帝面子了,好歹皇家的亲戚,还是得演一演的。

    在众人的注目中,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开始在红毯上慢慢兜圈子,看似都是在积蓄体力。

    实际上,把总是在考虑用几成力能让朱以派扛下来,还不至于太假让周围百姓也看出来。

    朱由校也在凝眸看着下面,虽然说这帮宗亲子弟啥也不是,但在内心还是期望能有这么几个人站出来,有点本事的。

    忽然间,把总动了。

    他如猛虎一般咆哮出声,腾空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向朱以派,动静闹挺大,围观的各色人等都给后者捏了把汗。

    谁也没想到,朱以派在把总即将踢过来的一刹那,极其灵活地闪向一旁,动作之快,就连把总都是吃了一惊。

    把总知道,自己刚才这一脚,虽然卸去了大半力气,却也不是一般人能随意躲开的。

    很显然,他是低估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宗亲子弟了。

    朱以派很显然是练过,或者说是专门学过一点拳脚功夫,想到这里,把总愣了愣神,眼前却是突然一黑。

    正在他考虑接下来如何出手的时候,朱以派却是不会给他这个从容考虑的机会,冲过来就是一拳。

    把总本能的一挡,挡住以后却是顺势向后腾腾倒退数步,心里其实也觉得,这个宗亲子弟或许有些太认真了。

    就在这时,朱以派的拳脚又是雨点一般打来。

    在众人眼中,勇卫营的把总居然被这个宗亲子弟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就在震惊间,把总竟然被朱以海一脚踹开,沉重地趴在地上,动都不动了。

    “赢了?”

    “朱以派打赢了!”

    鲁王朱寿镛眼睛瞪得老大,惊愕半晌,说不出话来,许久后才是喃喃道,“这个小子,居然还有这种能耐。”

    正妃王氏一旁说道:“是啊王爷,三殿下这次可算是给咱们鲁藩长脸了,陛下或许也要嘉奖。”

    话音刚落,朱由校便是大笑道:

    “朱以派做的不错,也是皇叔教子有方,你们看看,这样儿的宗室,才是朕需要的,才是大明需要的。”

    “朱以派听旨!”

    朱以派还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中,闻言却是猛然间惊觉,连忙伏跪在地,道:“臣朱以派在!”

    朱由校正襟危坐,说道:

    “你还有两年才到成年封爵的年纪吧,朕今儿心情好,就给你定了,日后封泰兴王。”

    朱以派大喜过望,连忙说道:“臣朱以派叩谢皇恩,日后必定为陛下尽忠,为大明尽力!”

    朱由校很是满意,一是那把总机灵,演的确实像,一般百姓看不出来,但就是败的太干脆了。

    主要还是朱以派最开始那一闪,就连朱由校都没想到他能躲得开,那一闪之后,余下的反击也就显得水到渠成了。

    这两次比武,也算是让众多宗亲子弟见识到了。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何等的孱弱,而他们之中也确实有人可以完成考核,得到爵禄。

    何况,考核评优,可远比战胜勇卫营的把总要来的容易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