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一十六章 天启诛孔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次的事以后,整个孔家都变得惶惶而不可终日。

    尤其是人称关中三大贤之一的李敬,在孔圣府前,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南京国子监讲师李信当众打脸。

    这种事,对学术界的震动不可谓不大。

    然而孔府现在根本顾不上李敬的事,自上次的事情以后,东厂,这个全天下的豪商巨富、财阀世家都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盯上孔府了。

    魏希孟从孔府搜走了《孔氏家仪》一书,此后便是数月的销声匿迹,孔府也多方打探,始终未能得到消息。

    就在他们全都以为东厂不会再回来的时候,《京报》刊行了一件大事,这期的京报,通篇都是关于孔家。

    京报上直接晾出了十足的铁证,以《皇明祖训》、《大明会典》同《孔氏家仪》做比对,发现了大量的一致内容。

    孔府家规竟与皇家的祖训如此相似,如此岂不是蔑视皇家,僭越犯上么?

    没错,朱由校这次跟孔家玩的就是文字狱,用最大的罪名,拿到抄孔家最狠的理由。

    这次动手,要让全天下人都说不出话来!

    仅仅一个藐视皇家可还不够,无论什么铁证,要想查抄孔家,都会引起天下文人士子的群起反对,所以朱由校也就没打算让这帮人支持自己。

    抛却了一个阶层,就要拉拢另外几个阶层,以多数人对抗少数人,以达到维持稳定的目的。

    这第二个阶层,便是天下间占比最多的穷苦百姓!

    朱由校第二招用的是感情牌,这几个月京报和厂卫可一点没闲着,利用宣传优势,已经在民众中打好了基础。

    所以这次,京报上还有另一个重磅消息,便是关于孔府利用夫圣后嗣的名义,侵吞民田、官田为祭田之罪!

    这上面还提到了一个在山东的庞然大物,鲁王府。

    鲁王府与孔氏一族多年结带姻亲,一个在兖州侵吞两千余顷的田亩,另一个则是在曲阜一带侵吞了不下于三千大顷!

    这是何等一个天文数字?

    感情牌打出以后,不论文人士子如何的帮助孔府狡辩,老百姓怕是也不会认这个所谓的圣人后嗣家族了。

    当一切都准备妥当的时候,经过了足足七个月的准备,朱由校才是彻底向孔府宣战。

    这场战斗,一开始注定就会是皇朝的胜利。

    因为还有一个阶层,这个阶层,他们掌握着全天下的权利与财富,在朱由校这个拥有兵权的皇帝手上,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甚至于,没有人敢为孔家说一句好话,东厂、锦衣卫,都不是吃素的,宗人府经过改制,已经有捉拿宗亲问罪的权利。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朱由校为查抄孔家而做出的准备,这个时候,有人或许会问了,拿下了孔家,有什么人来代替呢?

    朱由校的回答是不需要,现在的天下,已经不再需要立孔家这块牌子来拉拢文人了。

    有自己这个掌握实权的皇帝,就够了。

    孔家南宗这次将会留存,但是不会继续袭封衍圣公一爵,朱由校可能会酌情袭任一个翰林院五经博士,给文人士子一个台阶。

    至于北宗,如不出意外,将会连同鲁王府被彻底根除。

    朱由校要拿回历朝历代的皇家,赐到孔家手上的全部权利和特权,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天下的主宰。

    任何人,同朕这个皇帝作对,下场都只有一个字,就算全天下的文人都帮你说话,那也没用。

    所以在这最后时刻,魏希孟再度带着番子们登场了,这一次,他们可是有备而来。

    ......

    “瞧瞧是谁来了?”

    魏希孟吊儿郎当的穿过孔家大院,在一众儒生们足以杀死他千百次的目光中,堂堂正正站到了孔府的大祖母刘氏面前。

    “没错,是我了,你们喊打喊杀的大阉狗。”魏希孟笑了笑,请礼说道:“祖奶奶知道这次我来,是为了什么吗?”

    不待刘氏回话,衍圣公孔衍植坐不住了,勃然怒斥:

    “放肆!”

    “此处可是孔氏的家堂,嘉靖年间,就连阁辅严嵩想进来,都需再三征得当任大祖母的首肯,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敢擅闯!”

    下头的群儒也是纷纷斥责。

    “圣公说的好,就该杀一杀这阉狗的锐气!”

    “历朝先帝,没有不对孔家关怀备至的,只有本朝天子,听信阉奴,倚重厂卫,以致朝纲昏暗!”李敬也道。

    听这话,魏希孟看过去,冷笑道:“原来是人称关内三贤的李先生,失敬失敬了,这话可不敢乱说吧?”

    “历朝先帝,那是什么朝?今时今日,又是什么朝?今日是天启朝廷,坐于朝上的,是当今的天启皇帝!”

    “用前朝的话,搪塞本朝的天子,你好大的口气啊!”

    李敬一愣,有些害怕,但在众人面前,毕竟拉不下脸来,“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我的面前大呼小叫?”

    “我成名之时,你这阉狗,还不知道在哪欺辱良家妇女呢!”

    “我算个什么东西?问得好!”魏希孟取出一块腰牌,掷于地上,发出铿锵一声,冷笑道:

    “仔细看,东缉事厂!”

    “东厂行使皇权,奉旨办差,我算什么东西?你这岂不是在问,下旨的天子是个什么东西吗?”

    “李敬,你可知道,凭此一句,本候便可以大不敬之罪将你逮入大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你们孔家再是孔圣后嗣,难道还能大过皇家不成?”

    魏希孟见那李敬被吓得脸色苍白,再不敢嘴硬一句,旋即冷笑一声,面朝孔衍植,问道:

    “上次在孔家搜了那本孔氏家仪,我东厂比对,发觉你们孔氏的家仪与会典、祖训极为相似,衍圣公,解释解释怎么回事儿吧?”

    “您可得悠着点说话,现在全天下都知道这回事儿了。”

    “这…”孔衍植本来打算说话,一听后面那句,顿时不敢吭声了。

    这次东厂确是有准备而来,前后历经数月,把宣传做足了才来的,只怕现在孔府外围观的百姓,已经不只是看热闹的了。

    更多的,是要讨一个孔府圈占大批民田的说法。

    很多人家无地可耕,无粮可食,只能领官府的养迹度日,现在全都将矛头转向了占地三千大顷的孔府。

    三千大顷啊,足以养活多少饥民!

    说错了话,只怕用不着东厂动手,愤怒的饥民就会冲入孔府,将他们这些圣人学子给撕扯扒开,看看内中的黑心。

    刘氏沉吟半晌,说道:

    “《孔氏家仪》,乃先圣所留,孔氏一族,从未更改,至于说抄袭会典、祖训,更是子虚乌有,我孔家自会亲往京师,会同百官详查。”

    “不必了,孔府打今儿起就要永远的闭门谢客了!”魏希孟早有所料,不慌不忙,冷笑说道。

    “谁说的?”孔衍植一愣,怒声问道。

    魏希孟一脚踩在椅子上,捡起地上的腰牌,大声回道:“东厂说的!这次要封了孔府!”

    随后,他轻蔑地笑了一声,道:

    “衍圣公可以出去问问,东厂奉旨办差,朝堂上的六部公卿,天下间的世家门阀,哪家敢有意见?”

    “你——!”孔衍植被气的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话实在是太过霸道,太过不近人情了。

    “东厂办差,皇权特许,敢阻拦者,一并查禁,就是鲁王爷现在来了,也得给我扣在这!”

    见孔胤植没了话说,他转头望向刘氏,慢条斯理地道:

    “依大祖奶奶方才的意思,是咱们大明的皇家,在编纂会典和祖训之时,便借鉴孔氏的家法了?”

    刘氏连忙想要反驳,谁想魏希孟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又一下子加快语速,冷颜斥道:

    “尔孔氏何德何能,竟敢使用皇家的祖训当做家法?孔府刘氏,铁证如山,你难道还要嘴硬不成吗!”

    听见这称呼的变化,就连刘氏的脸色都是骤然一变。

    孔衍植更是脑门子一晕,差点摔倒,幸而有人扶住,但他仍旧是连连叹息,这次,恐怕是不能轻易善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