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一十八章 虚伪圣府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衍圣公孔胤植趔趔趄趄站起来,颤声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说,你说,我能给的,全都给你!”

    “我只求你,不要再来孔府了!”

    “现在知道服软了,晚了!”魏希孟怪笑一声,大手一挥,下令道:“都给我散到孔府,叫巡检司和当地督办司的人都来,搜查孔府。”

    “所有人一概都不许走,去曲阜城中调唐千总的兵马给把这儿围了,至于说孔府内宅么,老子亲自带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

    “你们要做什么?”儒生中的大师兄李璐早就看魏希孟和这些番子不顺眼,闻言立即站了出来,大声喝止。

    这次,孔府的大儒们也都不再制止。

    既然东厂已经开么见山,表明来意,他们也便彻底的不再畏惧什么,直到眼下,他们还是认定了朝廷不会对孔府怎么样。

    李敬站在上面,似乎早就忘了数月前被南京国子监讲师李信当众打脸的事,冷笑连连:

    “我倒要看看,这群番子还能查出什么,就算查出什么,又能把孔府怎么样?”

    关中三贤中的另外两位名誉满天下的大儒也是满脸的阴阳怪气。

    “就是,孔府延续千年,岂能是一朝轻动!”

    “番子闹得再凶,不过也都是一厢情愿罢了,最坏的结果,无非是推几个人去挡枪。”

    “至于说孔府,这种天下间的圣所在地,就连当今天启皇帝来了,也要礼敬三分,给衍圣公几分薄面。”

    大儒们的想法多半如此,看着刚才还在张牙舞爪的番子们眼下的处境,纷纷是露出了嘲笑的面色。

    顷刻间,儒生和番子们便吵闹喧哗起来。

    数千儒生,数百番子,吵吵闹闹、拥拥挤挤、推推搡搡,初时还多是喧哗之声,继而便有怒骂的。

    不过多久,番子们便被围在了当中,儒生们毕竟人多,齐来观望,众口一词,黑的也能说成白的。

    番子们人数不如儒生,自然也就显得没理。

    魏希孟拔出东厂官校特制的腰刀,“都给老子散了!东厂奉旨办差,搜查孔府,你们难道都要抗拒王法吗!?”

    这一番声色俱厉的警告下来,有些儒生惧怕番子真的会动刀,便是后退了几步,一下子分裂为几派。

    有傻坐在石板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也有悄悄离去,事不关己的,但是更多还是跟随孔家儒生大师兄李璐,强装硬气的。

    “老子最后再说一遍,都散了,东厂奉旨办差,你们这些人,全都要以阻碍皇命抓了!”

    此刻的儒生们,更加害怕。

    番子们身上流露出的腾腾杀气,手中紧紧握着的东厂官校特制双刀,都让他们触目惊心。

    有唉声叹气,面容不定的,也有外假硬气,不肯退却一步的,孔府儒生大师兄李璐,恰恰就是这帮人的代表人物。

    他定在原地,转身大声叫道:

    “诸位不要害怕,这些番子越是如此猖狂,就越是说明他们的末日临近,迟早必覆!”

    “不要放这些番子在孔府乱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小样儿,你挺能叫啊?”

    魏希孟眯起眼睛,看出了这群被强行绑在一起,实则一盘散沙的儒生,是围绕在谁的身边。

    大儒们自视清高,根本不会亲自下场与番子们扭打,只要唬住了这群儒生,这围就算是解了。

    做了这么多年的番子,这种情形经历少说不下十几次,魏希孟其实早有经验了。

    他松开刀柄,二话不说,从身后扭住正在喊话的孔府儒生大师兄李璐,“你要干什么?”

    “你怎么有权利当众抓人,你快放了我!”

    李璐更大声的叫嚷,儒生们也都是群情激愤,眼看就要冲上来,魏希孟却是强行把李璐按在地上,然后狠狠一踩。

    随着李璐痛呼一声,以及魏希孟将钢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全场渐渐的都安静了。

    魏希孟露出极为阴狠的笑容,双手握住刀柄,大声喝道:

    “快去通知官军,就说孔府的儒生都要造反!这个李璐,便是罪魁祸首,人赃并获!”

    在儒生们还在不知所措之间,一名番子拨开人群,狂奔出去。

    孔府外围观的百姓,这时也都冲进来,有些还就是这些儒生的家长,魏希孟看着他们,心想这可热闹了。

    儒生们看见自己的父母来了,都是心虚不敢再上前。

    这时候尊敬父母及长辈的观念,还是极强,尤其是这些整天学习儒家的读书人,父母之命不可违的思想,根深蒂固。

    无一例外,这些百姓都听说了朝廷披露出孔府圈占大批山东民田,一是为讨个说法,二是听说东厂这次要严办孔府,担忧自己在孔府就学的儿女而来。

    此刻,他们全都在人群中寻找自家儿女,一下子,聚拢起来的数千儒生顿时便散了。

    番子们看着眼前这既温馨又显得可笑的场景,总算是呼出口气,渐渐将腰刀收了回去。

    魏希孟看见此刻几乎无人再去管自己脚下这个大师兄的死活,也蹲下来说道:

    “李璐,你有父母尚且存世吗?”

    见李璐哑口无言,魏希孟彻底放下心来,“看来是没有,这样也好,你这种罪过,可是要牵连九族的。”

    “你父母早死,也省得被你牵连,连我都替你父母不值!”魏希孟坐了下来,一拍大腿,环视周围,笑道:

    “看看这些穷苦百姓,一生清贫,费力将他们送入孔府,就指望个家凭子贵,最后却都落得了晚节不保。”

    “你们这些人,为孔府狡辩,难道不知那孔家祭田侵占了山东不下三千大顷的民田吗?”

    “这些民田,有没有你家的地?”

    “有没有他们的地!嗯?”

    看着李璐黯淡下去的神色,魏希孟明白,这些他都知道,但是他都选择充耳不闻。

    对孔家的所作所为,李璐不敢问,不敢详查,一切都只是为了维系住他心中的这个圣府的光辉形象。

    在他眼里,孔家全都是圣人,孔府就是人间天堂,是比紫禁城更好的地方,而且打从他进来,也就觉得自己和父母一辈的农民阶层不一样。

    整日出入这种高端场所,自然看不起清贫的家乡了。

    其实何止李璐,包括三法司在内,朝廷各部,天下间的世家门阀,谁又敢真去查孔家干的这些烂事儿?

    敢做这些的,只有他们名声早就臭到不能再臭的东厂。

    “等着吧!这些人迷途知返,九族尚且可存,但是你,李璐,你会是这次孔家推出来的第一个牺牲者,株连九族是免不了的!”

    “什么?株连九族?我犯了何罪,要株连九族!”李璐大惊失色,但也不再挣扎,只是勉力抬首,紧紧盯着魏希孟。

    魏希孟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眼前这一副可怜又可笑的场景。

    来到孔府的百姓们此时多已经寻到自家儿女,要么是说教喝骂,要么就是已经拉着他们,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有些脾气暴躁的老农民,更是直接对自己儿子大打出手,毫不顾忌他们什么圣府学子颜面了。

    “你看看,你待的这是个什么地方?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混账东西,咱们家的脸都叫你给丢尽了!!”

    “咱们家的地,有不少都是孔家人侵占的,爹要是早知道这些,说什么也不可能送你来求学呀!”

    “东厂要办孔家,这是好事儿,咱们家的地或许能回来…,唉!快走吧,别在这待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