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三十五章 李家兄弟  洪荒之三界至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袁天君一时间被这等变故惊的是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准备良久的法阵,会这么被破去,这对道心是极大的冲击,一时间却是难以接受。

    道行天尊却是冷冷一笑,取出降魔杵,往昆仑一拜,旋即祭出,金光一闪,来至袁天君脑门上方,往下一敲。

    此物乃是道行天尊护身之物,宝拿在手中,轻如灰草;打在人身上,重似泰山,将袁天君打的脑浆迸裂,一点真灵飞往封神台。

    阵外众人却是心情兀自有些焦虑,闻太师亦是如此,纷纷伸长着脖子向着寒冰阵中观看,须臾片刻,只见那方才还煞气浓烈的寒冰阵,此时煞气竟然消散,众人知晓这寒冰阵已被那道行天尊所破。

    果然,不到片刻,便见那道行天尊走出,众人却是知道了事情结果。

    闻太师心下有些黯然,欲要催动墨麒麟为袁天君报仇。

    只见这时,金光阵中,金光圣母撒开五点豹斑驹,手提飞金剑大呼道:“西岐众仙,何人来破吾金光阵?”

    众人一看,只见这五点豹斑驹上坐一道姑,带鱼尾金冠,身穿大红八卦衣,腰束丝绦,脚蹬云履,背一包袱,挂一口宝剑。

    南极仙翁看向金吒,“你且去破她金光阵!”

    金吒闻言脸色就是一白,心道果然如此。

    如今阐教阵营之中,要说地位最尴尬的,当属金吒木吒两兄弟,他们分别是文殊和普贤二人的弟子,若是二人还是十二金仙之列,他们身为二人嫡传,又是哪吒的兄长,在周营之中,不说地位超然,也绝对高过韩毒龙薛恶虎等人。

    可偏偏,文殊普贤叛教之后,也不曾对两位弟子有所表示,二人不知应该算作阐教弟子还是佛门弟子。

    如此一来,地位怎能不尴尬,若非哪吒身份特殊,他们兄弟关系也还算过得去,恐怕周营之中早无二人立足之地。

    昨日,得知祭阵一事后,金吒木吒二人便心有戚戚,两人如今地位尴尬,上无师长庇护,下比不了杨戬哪吒重要,若是真的要人祭阵,他二人如何能避的过去。

    甚至,文殊普贤叛教之后,他们二人没受到丝毫的牵连,保不齐就是因为今日的缘故,废物利用,替人上榜。

    只见金吒一脸骇然,木吒神色戚戚,哪吒眉头紧锁,兄弟三人脸色都算不上好。

    想起薛恶虎的惨状,金吒犹豫片刻,开口道:“南极师伯,这金光圣母法力高强,阵法玄奇,弟子恐怕力有不逮,未免落败,有损我军声威,还请师伯另选旁人破阵吧。”金吒小心翼翼地说道,试图用这种方法逃避祭阵。

    只可惜,南极仙翁打定主意,如何能因他更改。

    闻言脸色一沉,呵斥道:“放肆,汝也是阐教门人,岂可如此堕阐教威名,你乃阐教三代嫡传,那金光圣母不过是在碧游宫中听过几人道法,能有多少神通玄妙,你却如此搪塞,分明好逸恶劳。”

    “况且,如今两军对垒,军令如山,吾执掌印节,言出法随,岂容更改,汝还不速速入阵,难道要吾军法处置吗?“

    说着,南极仙翁大罗金仙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仿佛十万大山压在金吒胸口,叫他喘不过气来。

    见状,金吒心生悲戚,面如死灰,知道这金光阵一劫,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避不过去了,否则,一旦拒绝入阵,南极仙翁会毫不犹豫斩杀自己,军法处置。

    如此一来,还不如入阵,至少姜子牙执掌封神榜,日后封神的时候,还能捞上个不错的神位。

    “是弟子无知,多谢南极师伯指点,弟子去了。“金吒咧开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转身往金光圣母而去。

    与金光圣母相斗数回合,金光圣母退入阵中,金吒紧随,行至阵门前一阵踌躇不前,可惜背后南极仙翁震动金钟,军令催促之下,金吒最终还是走进阵中。

    只见此阵内夺日月之精,藏天地之气,中有二十一面宝镜,用二十一根高杆,每一面悬在高杆顶上,一镜上有一套。

    宝镜非铜又非金,不向炉中火内寻。纵有天仙逢此阵,须臾形化更难禁。若人、仙入阵,将此套拽起,雷声震动镜子,只一二转,金光射出,照住其身,立刻化为脓血。纵会飞腾,难越此阵

    眼见金吒入阵,金光圣母将绳子拽起,其镜现出,把手一放,明雷响处,振动镜子,连转数次,放出金光,射着金吒。

    可怜这位李家长子,前世得以肉身成道的阐教门人,如今却少不了往封神榜上走一遭,惨叫一声,一道灵魂飞出,直奔封神台,被清福神伯鉴接引。

    随后,只见金光圣母出阵,冷笑道:“怎么,阐教就只有这等浅薄之辈来送死吗?南极仙翁,尔等还有何人敢来破我金光阵!”

    南极仙翁不为所动,转身便看向广成子,尚未开口,忽见木吒出列,手持宝剑。

    “南极师伯,这金光圣母与弟子有杀兄之仇,如今这般猖狂,便叫弟子去破了她的金光阵,为吾兄张报仇。”说着,木吒迫不及待,就跳了出去。

    却是木吒眼见金吒陨落,心知自己也难保有此一遭,南极仙翁执掌军令符节,又是阐教师长,一旦要自己去祭阵,便如金吒一样,不可拒绝。

    既然如此,何不换个想法,不管是天绝阵还是地烈阵,祭阵之后威力大减,再次入阵便可破阵。

    自己不如化被动为主动,先去破了金光阵,这样一来,杀劫已过,南极仙翁总不能再让自己去祭阵了吧。

    当然,木吒也想过,南极仙翁要留着自己祭阵,不让自己前去破阵,因此,开口之后便直接跳出阵来,指着金光圣母喝道:

    “金光圣母,你用妖术阵法杀害吾兄,贫道岂能与你干休,这便来破你金光阵!“

    “呵呵,难道你阐教无人了吗?刚刚才陷落一个弟子,如今又让你这无知孽障前来冒头。”金光圣母讥讽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