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二十九章 弃子战术  棋魂之以神之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需要找到应对的办法,如今的局面是塔矢亮获得了实地而座间的白子获得外势,形成了这样均衡的局面,如今是座间想要打破这样的局面,选择了更为主动的下法,试图主动引战与对方发生战斗。

    而塔矢亮自然要明白对方的目的是什么然后再做打算,现在他不能贸然的做出决定,任何一个决策都会影响接下来对局走向。

    座间的目的在于破坏他的外势,让他无法形成那铜墙铁壁的外势,不论个人从棋面上来倒像是塔矢亮白子对阵座间的黑子,两人现在倒是颠倒了。

    二年前的塔矢亮锐气十足,便是这样一往无前的冲撞阵前,可是无奈被座间的铜墙铁壁撞的粉身碎骨。

    两人的落子频率很快,几乎白子落下黑子随之紧跟,两人心中都各自有了打算,也想过了对方的落子点会在哪里,这才是他们心里的底气所在。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最了解你的是你的敌人,座间见自己的预谋被塔矢亮所识破,他明白虽然从对局开始在心底里告诉自己切莫小瞧对方,可是依旧还是小觑了对方。

    从他的角度来看,塔矢亮做出的选择十分正确,能够立刻做出回防这短短两年的时间里,竟然有了如此的提升。

    塔矢亮在面对座间的强攻,第一想法不是如何做出回击而是在思索对方的意图所在,这盘棋他的思路一直保持着清晰。

    座间在刚刚的进攻中夺取了四十多目的实地,这种收益不可谓不大,但这却是对方所弃来换取这铜墙铁壁的外势,这样是不亏的但座间的想法落空了。

    塔矢亮的想法很简单,丢弃这些棋子换取外势,你获取实地只不过是将刚刚获得的优势再归还给你。

    不过这样的置换他是占便宜的,但这铜墙铁壁也未完全成型,而这也成了座间的机会所在,面对这样的机会他自然得把握。

    塔矢亮面对对方打入的棋子,需要的是把它们全部吞了来给自己定型。

    可是这样真的能够做到吗?这个是要打问号的,塔矢亮的选择并没有错,倒是这样同样是有意外的。

    对方这样的行棋是有风险的,但是同样也是会带来收益的,危险向来都是与收益并存的,你想要破坏性更大那么同样就要应对对方的回击,黑子自然不会熟视无睹的。

    就这样两人将要进行一场拉锯战,你弘我防你进我退,现在这是盘面胜负到了后面的官子阶段就比较明了,基本可以认清后面的局势到底相差几目左右。

    虽然一直在回防但这并不是没有还手余地,他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在回击而已,他心里激起的战斗意志和欲望强烈的像一团火焰。

    他不是为了证明自己,他是为了超越自己击败自己,他不需要用打败座间来证明自己实力不逊色藤原真纪,他只有亲自现在他的面前真正在棋盘面前,才能证明自己不会弱于别人。

    座间于他而言是参照物,这是验证了这两年的成果,无论输赢自己进步多少是无法磨灭的。

    单单外界对于塔矢亮的看法是实力趋紧顶尖棋手水平,其中的差距大概在一目半或者一目左右。

    纵观全世界能在这个年纪达成这个水平的本就寥寥无几,基本若不是藤原真纪实力太强,现在围棋周刊还有日本棋迷口中喊得名字就是塔矢亮了,他从出道至今头顶上都是有这样一座高山的,不过这同样成了他实力进步到如今的动力。

    这不仅仅是天赋,他背后付出的努力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座间看着棋盘上的局面,无论这盘棋最终是输还是赢,他都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少年已经成长到了很高的高度了,比起两年前的稚嫩他已经成熟了许多。

    座间虽然年纪不如塔矢亮年轻,但是他却也是正值巅峰,这样长时间的思考他仍旧意志昂扬,没有露出疲劳的姿态。

    在后半盘的处理上,显然塔矢亮还是落入了座间设下的陷阱,特别在决胜阶段就更不能着急,而座间则利用了对方心态,这番杀厚势原本鱼死网破的局面,让座间打破了局面,最后到了官子阶段座间以一目的优势奠定了胜局。

    塔矢亮在面对局面时表现的冷静和清晰的思路,都已经具备了成为顶尖棋手的资质,若不是后面有些操之过急的举措输了对局,这盘棋的胜负还未可知。

    “我输了!”

    塔矢亮低着头,双手搭在大腿上狠狠的攥紧,身体的疼痛丝毫觉察不出来。

    他虽然输了可是在其他人看来却不是这样,羽生和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在心里暗暗说道:“好可怕,仅仅两年的时间就能从逆五目贴子输棋,到现在分先对局战斗到这样的场面。”

    他不明白对方已经做到了足够好了,为什么还这么难受,羽生和脸上尽是不解之色。

    座间不经意的动作擦拭了额头的汗水,他站起身的同时和对面的塔矢亮说道:“比起两年前现在的你已经距离藤原已经不远了,我认可了你的实力!”

    “谢谢!”

    塔矢亮依旧低着头,牙关紧咬着他不会因为自己的所做正确决策而洋洋自得,他无法容忍的是自己因为失误而输了一盘对局,强烈的胜负欲让他心里十分难受。

    他的身心都沉浸在对局中,正所谓当局者迷,在最后紧要的时候而做出了错误判断输了对局,当然即使没有落入陷阱也是在未可知的结果,是输是赢仍旧未可知。

    当然座间的这步棋也是不简单的,是十分阴险的其中隐藏着严厉手段,所以说除非塔矢亮能够在这里细细思索,否则对方埋下一颗雷,没有任何先兆的,怎么会认真去思索他背后的目的呢?

    所以说塔矢亮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不过他心里不甘心而已,毕竟作为一个棋手没有人愿意输棋,即使对手是身为超一流棋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