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雷动  上门女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梦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出门,迎面的翠绿,空气中都有种甜丝丝的味道。翠鸣声声,让人心胸都豁然开阔。

    她在院落里转了会,看到了刚从外面带着早餐回来的江雨薇:“雨薇姐,有没有见到韩东?”

    “他去镇上办点事,正说要叫你起床吃饭。”

    夏梦皱眉:“走的时候也不知打声招呼。”

    “跟我打招呼了。”

    江雨薇顺口答复,带早餐进了房。

    夏梦推说不饿,洗漱完,想出门转转。只是刚抬步,身后就有声音:“人生地不熟的,别乱跑了吧。不然丢了的话,韩东那边没办法交代。”

    她回头看着站着门口的江雨薇,总觉她说话不对劲。

    “我就在门口呆会。”

    江雨薇抬步而来:“小梦,你好像对我有点意见?”

    夏梦毫不避讳:“难道不是雨薇姐先对我有意见!”

    江雨薇错愕,进而道歉:“不好意思,全部心思都在工作上,很容易忽略人情世故。”“雨薇姐的人情世故,就是对任何人都好,唯独对一个人比较另眼相待么。雨薇姐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有大智慧,让人只能仰视的独立女性。一切,都是完美的。即便同为女

    性,也一直将你视为标杆……”

    “韩东经常说,人总会变。看来身在世俗,任何人皆无法免俗,我个人觉得,雨薇姐变了。”

    江雨薇抬了抬视线:“可能吧,有些变化总需要别人去察觉。身在自我,当局者迷。你还是吃点早饭,虽然不丰盛,却是村长专给咱们准备的,挺有特色。”

    “我早上真的不喜欢吃,饿了再说吧。”

    “行,你随便转转,让助理陪着你。我这还要让村长召集附近村子的人来开个简单会议。”

    “除了钱,我能帮上什么吗?”

    “不用,韩东自己把事差不多做完了。”

    “他几点能回来。”

    “采购,办事,来往。最快也要天黑。”

    “山路这么陡峭,晚上安全嘛,会不会有猛兽蛇虫……”

    “你太小看他,他对于山地的经验,比这些土生土长的村民只多不少。”

    “是关心则乱,雨薇姐将来有了另一半,就懂了。”

    江雨薇笑着摇头:“信任就是信任,跟关心无碍。就像感情一样,小爱醋意盈出,大爱则无疆。”

    “你口中的大爱是?”

    “母亲对儿子的爱,就是大爱。爱情的本质,注定永远达不到这个层次。若到这个层次,才配谈爱。”

    “可是许多母亲……”

    江雨薇打断:“没有许多,是许多中难免参差不齐,出来那么几个凉薄之人。”

    夏梦自嘲:“雨薇姐似乎在讽刺什么。”

    “如你所说,经历后自然懂。好了,我要去忙,你注意安全,毕竟再淳朴的地方,难免出恶者。这里,其实很危险。”

    ……

    韩东去镇上差不多走了三个多小时,跟总工碰面之后,又找了当地县长。把钱,放在了县里。

    一切安排妥当,他才带着总工一块赶回村落。

    之所以大包大揽,火急火燎的做这些。

    除了许久没见孩子有些想念,还看出妻子新鲜感之后,一定会着急回程。既来,出钱,出力,倒也不负所托。

    到村落,天色已经是再度黑暗下来。黑的反常,风卷狂躁,蚁虫异动,似乎是要下雨了。

    “谭工,今儿就委屈你跟摄影师挤一挤。明天,再让村里帮你安排一间房。”

    “没事没事,韩总都住这,我还能挑什么。您赶紧去休息,跑一天,您比我累多了。”

    韩东点头,去院落简单漱口洗脸。随即除掉t恤当毛巾,简单沾水把身上的风尘擦去。

    听到有脚步声,他转头惊讶:“雨薇姐还没睡?我正考虑要不要敲门,跟你谈谈建筑材料的事。统计出来没?”

    “嗯,附近村民家能用的东西,差不多够。工人就紧着他们上……你那边呢。”

    “材料商联系好了,不够用随时可以去取。钱,我放在了县财政,你可以无条件支用。卡里就剩六百万,全搁那儿了。不够,以后再说。”

    “什么意思,打算这几天就撤!”

    “想孩子,出国都多久了……再说我留这帮不了太大忙。接下来,是技术的事。”

    “也对,是我考虑不周。”

    “雨薇姐别这么说,答应全程,现在半途撂挑子。我还挺不好意思。”

    江雨薇瞥了眼他裸着的上身,昏暗中,低了低视线:“早点休息!”

    “好!”韩东应着,又想起点啥:“她吃晚饭没。”

    “吃了!”

    韩东看她回房,定神,去往自己居所的方向。吱呀推开门,骤然风声,一个张牙舞爪的黑影直接扑来。

    他吓一跳,随即就反应过来。一把卡住了她下巴:“人吓人,要吓死人的!”

    “疼!”

    夏梦挣脱揉了揉,低声:“你们俩在外聊什么。”

    “谈点工作。”

    夏梦抚了抚他凉丝丝的胸口:“就这么谈?”

    韩东顺手开灯,白昼中,灼灼注视:“脑袋里琢磨啥呢。我跟她说了,过两天咱俩一块回去。”

    夏梦吊着他脖子:“我想你,这一天可无聊了……”

    韩东触动,低头沾了她一下,进而一发不可收拾。抱着,就倒在床上。

    “门,门没关。”

    夏梦摁着他的手,无力提醒。

    韩东要过去把门拌上,刚起身,咔嚓巨响。狭小的窗几外,骤亮闪烁。

    夏梦骇了一跳,本能抓住了他胳膊。

    “没事,打雷而已。山里聚音,别怕……”

    话落,哗啦啦的雨点声砸在房顶。这场下午就畏畏缩缩的雨,倾盆而至。

    夏梦看着他关门回来,静静靠着他肩膀:“这房子会不会漏雨啊……”

    韩东苦笑:“你这乌鸦嘴,头顶现在就有点漏。下来,我把床挪一下。”

    夏梦配合着,帮忙着:“这么低的地段,要是雨下一夜,咱会不会飘起来。”

    “那有啥办法,权当睡船上了呗。”

    夏梦褪去衣物,等挪好床,钻进了他怀中,搂了搂:“感觉还挺不一样……”

    韩东低头看她,突的想起句词儿:芙蓉如面柳如眉,镜花镜月暴雨催。

    他亲了亲她额头:“宝贝儿,你真是美的让人无心它顾……”

    夏梦想提醒他小声,又反应过来:“这么大雨,应该没人能听到咱们说话了。”

    “也听不到你说话。”

    “啥意思……咯咯……”

    韩东钻进她怀里:“真香,我儿子就没这福气……”

    夏梦既触动又噗嗤笑出声,渐渐的,再笑不出来。颤栗的,沉溺在无边无际的雨幕中。簌簌中,偶然雷动,良久不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