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65.苍生是什么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南街道。

    藏在暗处的道士小心地循着气息判断着佛子的前行方向,同时传出信息,只不过这一切都落入了夏花的眼中。

    他眸色平静,却无法理解这道士为什么要盯梢,于是就决定看看。

    远处,未几,出现了一片嘈杂,城市里顿时沸腾了,好像是一群人在惊呼在逃离。

    夏花愣了下,神识扩散开,他在婴儿时代就被夏极灌顶了神话层次的【七方净土】,虽然这么多年一直未曾展露,但却始终存在。

    他的神识很快锁定在了城北一座桥头,一名白衣女子双颊正在鳞化,她痛苦地揪着头发,吐出舌头,却是蛇的双叉舌。

    “妖?”

    夏花愣了下。

    他刚想过去,却见到一名华服男子拦在那白衣美貌少妇面前,在尽力地喊着:“我家娘子只是病了,她不是妖,不是的...娘子,我们回家,该吃药了。”

    男子面容沉稳,腰间露出一截佩剑剑柄,剑柄镶着七色宝玉,显是富贵权势之家。

    桥下有不少人认出了这男子的身份,交头接耳絮絮叨叨着“这不是城尉家的大公子吗”,“听说这大公子已经考取了功名,要去衙门做官了”,“他夫人怎么回事”...

    那白衣女子很是痛苦,挣扎着,摇着头,似乎无法控制自己,瞳孔也不停地在收缩扩散之间,变换不停。

    夏花虽然年幼,但好歹见多识广,一瞬间就判定了两点:

    那白衣女子确实是妖。

    那白衣女子吃了什么过敏之物,导致无法控制化形的躯体,而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去丧失理智,否则理智一失,妖性大发,那么这座城市就会真的遭殃。

    但很快,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自己该去还是不该去?

    去了是降服那蛇妖,还是救助那蛇妖?

    自己身为佛子,自然和妖誓不两立,但那妖魔宁可痛苦,也不似要伤人,看她那模样,在人间已经生活了许久了吧?

    若是众生平等,妖为何不平等?

    一时间,他愣在这街道的繁华熙攘里。

    行人川流,但好似只剩下了他一人,在面露思索之色。

    等了一小会儿,那蛇妖竟然没有继续失控下去,而是双颊上的细密蛇鳞如退潮般散去,往着脖颈处消散了,双瞳也正在逐渐恢复原样,只不过面白如金纸,长发被汗水淋透了,湿漉漉的。

    那华服沉稳男子喜极而泣,抱着那化回人形的蛇妖,轻声劝慰着:“娘子,没事了,我们回家。”

    夏花舒了口气,但心底第一次生出了矛盾,自己明知道那女子是妖,为何不去?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远处却是异像再变。

    城北桥头,东西走向的桥口通着的路径上,六位道人排众而出,将那一对男女封在了桥上。

    本是已经快散去的人群忽地又围了过去。

    那华服沉稳男子一边搀扶着白衣女子,一边道:“在下闻子珩,乃是此城城尉闻家长子,诸位道长若是有何指教,不若随某回府一叙。”

    为首道士手捏符箓,抓着长剑,淡淡道:“不必了,道士除妖,本来不该和人间有多纠葛,但居士被这蛇妖骗了。”

    “蛇妖?”

    那男子一边扶着女子,双眸一边转着,听到道士说话,急忙道:“我与我家娘子成婚十余年,她是不是妖,在下自然清楚的很,道长一定是认错了。”

    那为首道士面色铁青。

    而男子显是经历过大事,此时还能沉稳无比,他搀扶着女子往桥下快速走去,口中还喃喃着:“娘子还需要服药,这耽误不了啊,诸位道长不要再拦了吧,改日,我闻子珩一定登门道谢。道长是哪个观的,还请留个名,我闻子珩好去多予些香火钱。”

    但那些道士却是一副不打算让开的模样,同时拦成一道铁墙,挡在了那华衣男子面前。

    他怜悯地摇摇头:“居士是被蛇妖蛊惑了吧?也罢,今日我等便送居士一场福报。”

    说着,他捏着的符箓一扬,心火引燃指尖黄纸。

    那男子一愣,张开双手,做着挣扎:“你们做什么?!!我家娘子与我相处十年,她不是妖!”

    道士淡淡道:“是不是妖,我们比居士看的清楚。居士身上还有功名,莫要自误。”

    那男子全身颤抖,走近那道士,忽的小声哀求道:“道长,我家娘子与我真心相爱,她从未害人,反倒是帮着调和天时,助这一方风调雨顺,她...”

    道士冷声道:“妖便是妖,看来居士不是被迷惑了,而是助纣为虐啊。”

    那男子忽的“噗通”一声跪下,“道长,我求您了...”

    但道士直接将符箓丢出,激射向那女子,女子看到这符箓之火,哪里敢碰,但因为刚刚抵御失控已经耗费了几乎全部的力量,此时竟然无法控制躯体作出及时的阻挡,只能紧紧抱着身侧的夫君。

    啪。

    一声轻响。

    符箓落在了那美貌少妇身上,一股赤红的火焰瞬间引燃了女子体表的妖气,黑烟升腾,那蛇妖本就是虚弱无比,此时哪里能承受,此时咬着牙苦苦支撑着,双手攥紧了自己夫君的衣衫。

    啪啪啪...

    一道道符箓扬起,又飞射过来,瞬间女子周身就是炽熊熊的大火。

    ...

    ...

    夏花不忍再看。

    他也不知自己该如何出手,但总觉着心底有了困惑,但也没多想。

    他留在这座江南的小城里,游历着。

    两日后。

    一旨令书下来,说是闻家包藏妖孽,革除功名,而闻家家主还想去做些工作,但这令书却是来由极大,通了天,家主那城尉的官职也被革了,打入庶人。

    城尉平时管理治安,算是得罪了不少人,若是成了庶人,必然有不少人会去寻仇。

    这还不算结束。

    三日后。

    道士走入了闻家,只因为闻子珩与那已死的蛇妖还有一个女儿,人和妖的结合,注定是妖孽,是不容于这世间的祸害,那么自然也该被除去,否则长大了定然涂炭这苍生。

    苍生是什么?

    夏花站在客栈的窗前。

    他心底的疑惑更浓了。

    神识笼罩之处,那小女孩正被道士围着,怯生生的瞳孔噙慢泪水,她知道母亲死了,还没从这震惊与痛苦里挣脱。

    因为母亲的缘故,整个闻家都视她为祸害,从前疼她的叔叔伯伯转瞬间翻了脸,她的小脑袋瓜子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此时,又有一群道士围着她,要杀她,而除了父亲,居然没有一个人再护住她。

    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好好的家,忽然就天翻地覆了?

    “善恶是什么?”

    “为何害的人家破人亡还能称作是善?”

    “为何明明是受害一方,痛苦哭泣着,还是恶?”

    夏花闭目深吸一口气。

    忽的,他熄灭了灯火,丢下一粒碎银仍在客栈的桌面上,推开窗户,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